我們還以為這類「運動」已成歷史

陳日君

天主教香港教區助理主教

10-04,2000

【明報專訊】

 

天主教香港教區助理主教陳日君投稿本報論壇版﹐強調梵蒂岡教廷冊封的聖人並非帝國主義者﹐並指摘中聯辦曾就他與內地主教通電話一事警告他「北京非常不滿」﹐又指中聯辦曾囑咐香港教區「低調」處理宣聖一事。本版特將陳主教的文章全文刊出﹐以助讀者了解事件真相。——編者

九月二十六日中共發表了一份「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中國天主教主教團、關於梵蒂岡無視中國教會主權擬冊封所謂聖人的聲明」﹐措詞非常強硬。主教們在「宣聖」的事上這樣譴責教廷﹐是很嚴重的事。「宣聖」屬於教宗的「首席權」範圍。

內地教會被洗腦抵制封聖

不過﹐面對這「聲明」﹐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問﹕「這真是主教們的立場嗎﹖是全體主教同意的嗎﹖至少有幾位主教贊成了嗎﹖」按中共傳統的手法﹐很有可能是掌權者的爪牙把這些話放在主教們的口中﹗希望事實能早日水落石出﹐讓我們知道在北京閉門的會議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最近在大陸突然颳起了一陣暴風﹐政府逮捕地上、地下的主教、神父、教友﹐組織地上教會各級領導的「學習營」(洗腦)﹐要他們在討論會後發表意見﹐而「應該發表的意見」已印成且而分發給大家﹕一、揭露西方列強利用天主教侵略中國的事實﹔二、中國天主教反帝愛國運動五十周年和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三、抵制梵蒂岡「封聖」活動。

毒辣陰謀強姦主教心靈

關注大陸教會的人士都在問﹕這突來的暴風究竟是為了什麼﹖是為向教廷施壓﹐逼他們在談判桌上全面投降﹖或是因為了解教廷不會投降而發泄憤怒﹖見到這「聲明」﹐我以為我有了答案﹕中共想對付的是地上的教會。

已一段時間地上教會的主教、神父逐一歸依羅馬﹐甚至有些地下教會人士也表示欣賞地上教會某些人士對羅馬的忠貞。政府怕就將失控了﹐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把教廷指為敵人﹐逼地上主教、神父們表態就範﹗這毒辣的陰謀簡直是強姦主教、神父們的心靈﹐是最殘忍的逼害。

其實﹐為這場逼害佈局的人並不太精明。

一、說宣聖行動歪曲和篡改歷史的行徑﹔說封聖的對象中不少人劣迹斑斑(《文匯報》說他們犯下「滔天罪行」﹐有人向埃切卡萊樞機說他們「槍劫、殺人、強姦婦女」﹗)

這些宣聖的對象﹐在列入真福品前早已經過非常嚴格的調查﹐教會法庭設有專員﹐徹底尋找反面的證據(所謂「魔鬼的律師」)﹐如有人犯了「滔天罪行」﹐絕不可能漏網。

中共說有證據。除非可以在中立的、公開的法庭上對簿﹐這些所謂證據有什麼價值﹖他們不是曾「有證據地」說廣州某修院的修女們殺死了數百嬰孩、吃了他們的心臟﹖(其實是人們把垂死的嬰孩放在修院門口﹐他們死後修女就把他們安葬了。)他們不是曾「有證據地」說上海某些傳教士在學校娷瓣F軍火﹖(原來那些是戲台上的道具木槍)又如果存在那些「滔天罪行」﹐為什麼在列真福品時﹐沒有人站出來指摘﹖

宣聖對象經嚴格審查

二、說將列聖品的傳教士中有些人是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幫兇。

帝國主義者侵略中國是鐵的事實﹐教廷處理事務也未必常常正確明智﹐「禮儀之爭」之類的錯誤令人遺憾。但這些即將被列入聖品的傳教士都是和平的福音使者﹐熱愛中國人的基督徒﹐他們慷慨地獻出了性命。帝國主義者強加「保護」給傳教士﹐其實牽累了他們。帝國主義者以殉道者的死亡為藉口﹐進行侵略戰爭﹐這決不是殉道者的意願。

帝國主義的國家多次阻止教廷直接和中國朝廷建交。剛恆毅主教終於來華任教廷大使﹐他和帝國主義者劃清界線﹐甚至避免住在外交區。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國教友們知道誰是帝國主義侵略者﹐誰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他們信任傳教士﹐接受了他們所介紹的福音﹐信了耶穌﹐忠貞於祂﹐不惜流血。

三、反過來說﹐中共把義和團「封聖」﹐是否明智﹖中外的學者對這歷史的複雜事件未必敢如此肯定﹐政府明明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作了一個抉擇﹗

四、外交部發言人說宣聖行動「極大地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和中華民族的尊嚴」。

我們知道中國人民成了中共的私產(正如法王曾說「國家就是我」)﹐但我們見到的是全球中華教友喜躍歡騰(除非中共政府把成千累萬的我們放在中國人民之外)﹔我們見到的是教宗及全球教會對中國民族的尊崇、愛戴。從十月一日起八十七位中華兒女「登上祭台」﹐全世界的信徒會瞻仰他們的卓越人格和偉大的信仰。

五、傷害無數中國人民的感情及全世界愛好和平者的心的﹐卻是中共最近對國內教會(地上、地下)的粗暴鎮壓﹐使人想起人民共和國初期的一些「運動」﹐甚至聯想到文化大革命。我們還以為這類「運動」已成了歷史﹐想不到在這所謂「開放的年代」﹐在這期待 進入世貿的時刻﹐還能有這樣的情景發生。

我們國家的領導們知不知道這目下發生的事﹖為什麼讓一些為自己利益做事的人﹐進一步破壞我們國家的形象﹖

六、「聲明」抱怨「教廷在宣聖前沒有向冊封者所在地的主教和中國主教團徵詢意見﹐也沒有到當地進行調查核實﹐而是由所謂的『台灣地區主教團』越俎代庖」。

中聯辦警告我﹕北京非常不滿

中共從來不准許教廷和大陸主教們來往。本人曾和所謂中國主教團團長劉主教通過兩句電話﹐就引來中聯辦警告「北京對你非常不滿」。現在說要教廷徵詢他們的意見﹐真是笑話。

教廷更不能徵詢所謂中國主教團的意見﹐因為根本不能承認那在大陸獨立自辦教會的主教團。

至於說這次宣聖事件由台灣主教包辦﹐也不符合事實。固然台灣主教最出力推進宣聖的事﹐但申請教廷宣聖的也有港、澳及海外的主教﹐更有四十位大陸主教(地上、地下都有)。至於調查工作絕不是台灣主教辦的﹐那是教廷專責部門擔任的。

國慶日宣聖教廷已道歉

七、至於宣聖的日子﹐十月一日﹐正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日﹐那是一個意外的巧合。選日子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千禧年中的許多星期天﹐教宗已有被安排了的節目﹐十月一日看來是僅餘的星期天﹐又是傳教主保聖女小德蘭的瞻禮日﹐那就被選定下來了。到時不止有一百二十位中華殉道﹐還有一位非洲修女及兩位修會創始人被冊封。

這個無意的巧合引起了很大的誤會。中共咬實說這是陰謀﹐是為了刺激他們。他們什麼都是從政治角度看﹐他們這樣的想法是可了解的。教廷沒有注意﹐是疏忽了。但在他們發表「聲明」前應該知道埃切卡萊樞機訪華回羅馬後﹐在接受梵蒂岡電台訪問時﹐已為此事表示深切的歉意﹔他更堅決地補充說﹕「愛中國人民的若望保祿絕不會想出這麼卑鄙的陰謀。」

八、「聲明」說梵蒂岡官方通訊社「信仰社」的評論員文章宣稱「封聖」是向北京政府的勇敢挑戰。首先該澄清﹕「信仰社」並不是梵蒂岡官方通訊社﹐只可說是半官方的﹐評論員的言論並不代表教廷。當然身為半官方通訊社的評論員﹐說話也該有分寸、負責任。在過去本人並不常贊同該評論員的言論﹐但這次中共錯怪了他。「聲明」中把「封聖是向北京政府的勇敢挑戰」解成「教廷勇敢地向北京政府挑戰﹐鼓勵教徒反抗政府」。其實原意是﹕「封聖向北京政府的勇氣挑戰」(信仰社的中譯文顯然出了問題。跟虒茪憭]說「封聖也向教會的勇氣挑戰」。)其實文章的意思很清楚﹐也就是說「在這宣聖的機會上我們向北京政府挑戰﹕擺出你們的勇氣﹗作出一個突破﹗接納現代文明對宗教自由的共識﹗相信虔誠的信徒也是愛國的公民﹗讓教會正常運作﹗讓信徒有機會參與建設祖國的光輝將來﹗」這一次我不能不同意他的說法。

中聯辦囑低調處理宣聖

中聯辦囑咐香港教區「低調」處理宣聖的事。這就難倒我們了。什麼是「高」、「低」的標準﹖我以為我們會毫無政治意向地慶祝這件宗教盛事。感謝上主藉傳教士的辛勞和犧牲﹐把福音的喜訊賜給了我們﹐也感謝衪在我們同胞中選拔了八十七位烈士﹐作為普世信徒的表率﹔求衪給我們勇氣﹐誓死不違背自己的良心﹐忠誠維護自己的信仰﹗

(小題及重點為編者所加)

 

 

[IMAGE] 回到主網頁

法律法规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