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從前…

希望相隨

 

淨化記憶

伸開雙手

還我自然

回歸根源

治癒相隨

修和相隨

生生相隨

天人相隨

 

淨化修和祈禱會

 

  • 時間:2000年12月16日(星期六)下午3:00∼5:00
  • 地點:北縣新店市中興路三段219號地下室(聖言會天下一家共融廣場地下室綠廳
  • 合辦單位:
    男女修會會長聯合會、男女修會正義和平組、台北總教區教友傳教協進會、台灣牧靈研習中心、基督生活團關切社會事務小組、胚芽團體(天主教婦女關懷團體)、台北總教區中學生聯會、和好2000小組

 

教宗於大禧年(2000年)四旬期聖灰禮儀當日,以隆重的方式,為教會二千年來曾作了違反福音精神的反見證,向天主、向人類求寬恕,為能「淨化記憶」並「尋求今日教會在人前的可信性」。

教宗要求每個人勇敢而謙遜地,承認以基督信徒名義曾經做過或正在做的錯誤事情。

教會內一些團體響應教宗的呼籲,在大禧年將臨期共同舉行淨化修和的禮儀。對我們所處社會,在天主和我們所得罪的人面前,承認自己所犯的過錯,請求寬恕,彼此和好。藉著基督降生的奧蹟,讓我們的教會也降生於本地。

  • 淨化修和祈禱會相關文章
  • 台灣大事紀
  • 淨化修和祈禱會禱辭
  •  


     

    聖教會歷史性的時刻

    教宗為教會求寬恕

    彭保祿寫於羅馬 教友生活周刊 2000-03-26

     

    「我們如今代基督請求你們:與天主和好吧!因為祂曾使那不認識罪的,替我們成了罪,好叫我們在祂內成為天主的正義。」(格後五20-21) 

    這一段「聖灰禮儀」日的讀經是今天教宗在證道時的引言,充分指出了他要以最隆重的方式,為二千年來,尤其是第二千年代的教會向人類求寬恕,為了能「淨化回憶」並「尋求今日的教會在人前的可信性」。這裡所指的回憶便是指教會的歷史包袱,是七位教廷首長以信友禱詞的方式所宣讀的罪狀。

    教宗的決心

    依據義大利國家電視台,現任教宗在廿二年任內的公開談話中,至少有一百次的求寬恕的記錄。這表示了教宗這方面的決心。教宗也並不是不知道有些包括樞機主教在內的人士不贊同,甚至公開反對這樣的做法,但他仍是抱著大無畏的精神做了他認為必須做的一次認罪和求寬恕的謙遜行為。勇於認錯的正義感催化他作出這個決定,為了能對教會在歷史上曾經犯下的一些過錯作出交代,為了「淨化回憶」。教宗堅信這種謙誠的作法能為今日的教會贏得今天批判性特強的世界的更大信任,這與一般人所害怕會削弱、甚至否定「教會不能錯」的信條的顧慮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教會的過錯 

    首先,教宗強調這種認錯求恕絕不是判斷教會兩千年來的特定人物,更不是說教會在當信的教義上有相反聖經啟示的錯謬。教宗願意公開地、隆重地聲明教會在集體上曾經作了違反福音精神的反見證,並為此向天主、向人類求寬恕。在聖道後並在重申信仰之前,教廷的七位首長(樞機團長甘丁、教理部長拉青格、千禧年監督團主席切卡萊、移民旅人牧民委員會主席濱尾、宗教交談委員會主席阿林澤、基督徒合一處主席葛錫迪及正義和平委員會主席阮文順總主教)按信友禱詞方式,逐一列數教會在二千年歷史上的欠缺:對天主不常忠信,對基督所托的教會沒盡善盡美的照顧以造成分裂,對其它的宗教及文化未能表達尊重及推行交談,十字軍的武力行為,異端教徒們的殘酷,基督徒買賣奴隸的惡行,對婦女的不公平,對貧窮、弱小者沒作出更大更有效的服務,對胎兒未給以更有力的保護;教宗尤其表示教會以往的「反審美主義」(猶大主義)的偏激傳統與基督愛的誡命是背道而馳的。在每一「罪行」後教宗都以虔誠的禱詞,向天父祈求寬恕。教宗並讚美童貞聖母瑪利亞是教會最真實的表徵:她是千千萬萬為真理而殉道者的母親,她是世界各處濟貧救難者的推動力,她是無以數計的聖善人士的保障,她是救主普救眾生的工具,她是各種神恩的分施者。她的子女在偌長的歷史中的確因人性的軟弱犯了錯,但她本身—永遠保持著她的聖潔無暇。 

    教宗的心境 

    千千萬萬的歐洲電視網的觀眾都聯同在聖伯祿大殿內及廣場上的數萬信眾親身體會到、甚至幾乎觸摸到教宗的心境—安詳、信賴、虔誠、認錯、求恕、希望、決心的複雜心境。當他在求恕的禱詞後,拖著疲乏的腳步,走向豎立在祭台旁的巨大基督苦像時,他好像真的肩負著整個教會兩千年來所犯下各種錯誤缺失的重擔,去向基督申訴;當他抱住十字架上基督的雙足而親吻時,整個的大殿內鴉雀無聲。只這一舉動已十足地表達了他求恕獲赦的信心。但引用著天主經,教宗也同樣要求整個教會真心地寬赦兩千年來逼害過教會的所有仇人。教宗特別指出這種逼害時至今日不但沒有成為過去,反而與日俱增。他指名亞洲、非洲,甚至歐洲的一些國家對基督信徒仍在逼壓殺害。教宗在呼籲伸張人權、保護宗教自由之餘,同樣強調我們必須寬恕。而這種寬恕的精神不僅是救主的命令,更是今年千禧年懺悔更新的實行。「求禰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瑪六12)


     

    教宗說……

    教友生活周刊 2000-11-19

    大禧年已漸進尾聲,從世界各大媒體報導中,看到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殷殷帶領全體天主子民善度大禧年,並特別頒佈大禧年詔令,其中曾以相當長的篇幅提到「淨化記憶」的重要,指出「聖年依其本質是要我們悔改的時刻」。並在今年四旬期的聖灰禮儀當日(三月12日)證道時指出:他要以最隆重的方式,為教會二千年來尤其是第二千年代的教會、集體上曾作了違反福音精神的反見證,向天主、向人類求寬恕,為能「淨化記憶」並「尋求今日教會在人前的可信性」(見本刊326日第三版新聞),當天更由七位教廷首長以信友禱詞的方式宣讀求恕的內容。 

    每一個人,無論願不願意、喜歡或不喜歡,都難免有些記憶。有些記憶令人欣喜緬懷、有些令人感慨傷痛、有些令人沈醉流連、更有些令人懊悔汗顏,再也不想重提!但是,在經過一段時日的沈澱與過濾後,一些滄桑反倒顯出人的清明智慧、和天主的寬容厚愛。 

    我們也都知道淨化記憶並不是遺忘記憶,而是將記憶中的不愉快、透過天主的助力、產生質變,使之轉化甚而昇華成祥和的氣韻,深入心靈,並遍及全身;教我們有所適從,能有所為而有所不為,並從中重新獲力、得享更寬廣的自由與恩慈,漸漸能把愛當成了習慣,以更符合基督福音的真髓。 

    此外,大禧年正是慶祝天主聖三的恩慈進入你我的生命中,所以我們希望在千禧年的尾聲,透過一起同行淨化,來改變潛藏你我記憶深處及共同生命中的種種隱晦和阻礙,使我們活得更輕盈、更自由,更有能力知道什麼是真正入世的抱負、什麼是出世的襟懷、什麼是真正濟世愛人的激切情操。


     

    主教們說

     

    教友生活周刊 2000-11-26

     

    為了善度禧年及準備新的世紀來臨,普世天主教會藉著各式禮儀、活動提醒信友們利用這個特殊機會,好好的內外革新。台灣的主教團為了迎接新世紀到來,亦已於1997年擬定「新世紀新福傳」,以新的精神與態度調整福傳策略,回應本地社會環境變遷,期使天主教會紮根於台灣。2001年一月下旬並將召開大會共同討論新福傳使命。吾人身為教會一份子,教務的推動自是不可推卸之職責,特提出一些感想與大家分享。

    耶穌基督降生於充滿束縛壓抑、人心浮動、宗教精神低落的猶太人社會,也是猶太人盼望新天新地來臨的時代。耶穌的出現的確為猶太人帶來了新的喜訊、新的許諾。但耶穌卻告訴他們,擁有這「新」的前提是悔改,去除「舊」。也就是保祿說的:你們應把舊酵母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和的麵團。脫去照從前生活的舊人,應在心思念慮上改換一新(格前五、弗四)。

    我們也清楚看到,教會成長的歷史也就是教會因聖神領導不斷皈依(Continuing Conversion)的歷史。一個新而富朝氣的教會往往始於自身的覺醒與皈依。天主教會不怕面對自身歷史的過錯,反而更積極地通過悔改發現天主的愛,成為教會更新的動力泉源。

    面對新世紀,主教們擬訂了許多新的福傳方案。那麼我們如何面對舊的過去?不理不睬或希望將它提昇為更新的動力?有精密的福傳規劃並不代表已擺脫了舊的心思念慮,除非我們自其中獲得釋放。教宗提出的淨化記憶正是讓我們心靈自歷史的過錯中釋放,經驗悔罪與和好的皈依過程。 

    推動新世紀新福傳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需要一股願意更新振作的力量,這力量的根源就是清楚意識到以往的不足,未能與天主充分合作。每台彌撒一開始,我們毫不猶豫地向天主與他人承認自己思、言、行為上的過失,出了聖堂就變得困難嗎?承認過去的軟弱亦是真誠勇敢之舉,它加強我們的信德,警醒我們新福傳所要面對的誘惑與挑戰。 

    期望本地教會上下積極回應教宗的淨化記憶呼籲,作新世紀新福傳的基礎。願我們能充滿信心大聲地對耶穌說:「我已除淨舊酵母,準備好走向新世紀,答覆新福傳的使命」


     

    百姓說……

     

    教友生活周刊 2000-12-03

    在教宗和德國、法國、波蘭主教團分別發表聲明,就歷史事件表示懺悔或承認錯誤之後,禧年結束、新的將臨期開始之時,我們在台灣的教會,面對自己的主教團以「新世紀、新福傳」回應本地社會文化變遷,是否也需要以覺醒、皈依的行動,淨化記憶,從面對過錯,更積極地通過悔改發現天主的愛?

    自從台灣的天主教會於一八五九年在高雄植基,一九五二年成立台灣聖統,我們共同的歷史記憶是什麼呢?我們有哪些共同的歷史記憶是集體違反福音精神的缺失?「教會向台灣的人民道歉」,乍聽之下似乎有點令人奇怪,我們在過去五十年中不是做了很多好事嗎?我們設立了許多醫療、社會、文教機構,幫助了許多學生、可憐人…有什麼好道歉的呢?是的,在某些時期,各國政府有些應當做而未做到的健康、教育、福利措施,常常是由教會補足的。可是,這就是福音的全部召喚嗎?我們能為此就沾沾自喜嗎?

    也許,「沒有明顯的共同記憶」就是我們的問題?!我們的教會隨著不同國家來的傳教士而分隔著,隨著來自中國大陸不同教區的主教神父而分隔著,隨著原在台灣或不同年代來台灣的族群分隔著,我們在各個小圈子裡受寵,不知道是不是很清楚自己所認同的是超越文化的「福音」?還是不知不覺更認同傳福音者各自帶來的文化特性與生活習慣?當我們遵從梵二的改革開始要「本地化」時,我們所做的可能更接近當時政府所提倡的「復興中華文化」,而較少(或幾乎沒有)試圖了解本地人民的文字、語言、生活、想法,而真正進入其生命中。

    這種「不知不覺」反映在整個教會的態度上時,我們相信「忠黨愛國」等於盡好教友本份,這種方式做「好教友」、「好會士」、「好神職」……就是建立教會。在這種以維護教會架構為主的做法中,我們大多很被動、很聽話地守著某些誡律規條,對於聖經很陌生,對於福音精神的挑戰只是用忍讓承擔回應生活事件,生活在相當機械化的模式中,不去懷疑什麼、追問什麼,沒有意識到自己需要去活一個更符合人性尊嚴的生活,只「保持清高」不去碰「骯髒的政治」。於是當少數先知性人物為了更合乎人性尊嚴的生活方式發言,以爭取民主化的過程落實這樣的理念時,我們教會大多數人不但因為無知未能了解、參與,反而迴避或繼續協助延續打壓人的威權體制。

    當台灣的教會人士可以再進入中國大陸時,教會注意力的轉移是明顯的,動機、推力、做法在經過關心者的呼籲之後,不知是否進入更深的分辨與反省?在「台梵斷交、中梵建交」的陰影中,爭取到的中華殉道真福宣聖,固然不能否定它長程的意義,但在慶祝之餘,是否又與目前的台灣社會拉遠了距離?

    我們可以很敬佩教會有一小撮人在某些角落照顧社會邊緣人 這些耶穌所找尋的男女,但他們在教會有時不僅是邊緣人,更是圈外人,連對他們的牧靈關懷似乎都不可提。只要這些人不出現在我們自己的教會團體中,只要服務這些人的修女神父教友不要叫我們參與在有爭議性的情況中,我們可以很安穩的稱讚她/他們偉大。如此的雙重標準,如此地生活在與現代人不同的時空中,以致社會上有重大事件發生時,我們架空的理論沒有多少說話影響人價值觀的餘地!

    我們需要道歉︰為了沒有參與在對等交談中、沒有與掙扎的人共同前進。


     

    耶穌說……

    教友生活周刊 2000-12-10

     

    耶穌說:我來是為承行天父的旨意。(希10:7,9)

    因此,他道成人身,為死而生。給生活在黑暗無明中的生靈,帶來一道照亮亙古的皓光,和永恆的希望。

    耶穌說:那聽天主的話而遵行的人,是有福的。(路11:28)

    因此,他超越財富、權勢的誘惑,成為社會和時代的良心與先知。

    耶穌說: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若13:34)

    因此,他使瞎子看見,聾子聽見,受束縛的人得到自由,心靈破碎的得到醫治。

    耶穌說:天國是以猛力奪取的,以猛力奪取的人,就攫取了它。(瑪11:12)

    因此,他孑然一身,連枕頭的地方都沒有,卻行走天下,力行仁愛,廣揚福音。而在愛德之外,他也有義怒。他驅離了把聖殿當賊窟的商人;也嚴詞抨擊法利塞人,毫不在意自己被視為拔之而後快的眼中釘。

    耶穌說:沒有比為自己的朋友捨命更大的愛情了!(若15:13)

    因此,他為了救贖他所愛、所造,卻不瞭解他,甚至屈害他的「朋友」,甘願在十字架上,毫不保留的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耶穌說: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埵漱F,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能結出許多子粒來。(若1224

    因此,他成為這一粒落在地埵漱F的麥子,完成了人間旅程,回歸天鄉。並且,結出你和我,這許多子粒基督徒來。

    耶穌做了他所說的,那麼,我們這些從他所出的子粒呢?

    耶穌說: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天天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路9:23)

    因此,我們怎能不學耶穌的樣兒,捨下自我,走他的路呢?

    耶穌說:我喜歡仁愛勝過祭獻。(瑪9:13)

    因此,我們怎能對孤苦貧病的小兄弟、姊妹視而不見?我們怎能口中說著同情的話語,卻沒有實際的行動?

    耶穌說: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谷12:31)

    因此,我們怎能在人我之間築起一道藩籬,只褊狹自私的營建自己的王國,而不顧別人的成長和需要?

    耶穌說: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6:31)

    因此,我們怎能寬以律己,嚴以責人?怎能無視於別人的痛苦和掙扎?怎能自恃在知識、財富、能力、地位、處境的優越,而輕賤甚至欺凌其他的姐妹與兄弟?

    耶穌說: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憐憫;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稱為天主的子女。(瑪5:7,9)

    因此,我們怎能坐視斯土斯民間的不正義而不悲憫眷顧?甚至,我們怎能讓自己竟然心硬得成為不正義的根源?「讓公道如水常流,正義像川流不息的江河」,不是我們美麗的理想嗎?

    耶穌說:如果你們不悔改,都要喪亡。(路13:3)

    因此,在大禧年(恩慈之年)的尾端,讓我們跟隨教宗「淨化記憶」的腳步,真誠的回顧過往,也回到內心,深刻自省我們這些小麥子,是否真的成為耶穌基督的縮影?他做了他說的,我們呢?對我們該做未做的、該愛未愛的、該挺身而出未挺身而出的……,讓我們一起真心悔改,以期在新世紀的開始,能倒空記憶,重新出發。

    耶穌說: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瑪7:21)

    因此,讓我們除盡心中冷硬的石頭,讓天主的慈愛源源流入我們漸行荒蕪的心田,好讓我們能秉持十字架的精神,努力愛人,如溫暖的光芒、燦爛的花朵,衕I人間,使這片樂土,成為「豺狼和羔羊將要一起牧放,獅子要如牛犢一般吃草;再也沒有誰作惡,也沒有誰害人」的新天新地!


     

    淨化記憶與記憶猶新

     

    張春申

    教友生活周刊
    2000-12-10

     

    台灣天主教於大禧年即將閉幕之際,凝結許多心聲,願意跟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淨化記憶,承認所犯的錯誤,藉此跨進二十一世紀,並象徵一個新的出發點。 

    其實淨化記憶僅是一面,但也絕對不是因此忘記過去,而且過去、發生過的是忘不掉的。往往妄想忘記過去,反而忘不了,成了可怕的記憶。為此,淨化記憶含有更深的意義,它並不忘記,更是轉變成為記憶「猶新」。它是奇蹟,是恩典。淨化記憶出於天主之神的光照,使它發現、承認、懺悔錯誤與罪行,因而堅決改變,接受指正而走出陰暗,創造新的將來。所以淨化記憶的另外一面,則是記憶「猶新」。過去與將來連結為一事兩面。 

    舉例而論,普世教會在大禧年的三月12日淨化記憶,公開承認二千年歷史的欠缺,那天,她確是顯得異常清新,從此之後,她淨化了的記憶,同時「猶新」。她並未忘記,但記憶已經變化。她堅決地向過去說不,使它變化。之後,她還會「對天主不常忠信、對基督所托的教會沒盡善盡美的照顧,以致造成分裂」嗎?她還會「對其他宗教及文化未能表達尊重及推行交談」嗎?……她還會「對婦女不公平,對貧窮、弱小者沒做出更大更有效的服務」嗎?因此,她將會重寫她的的歷史。 

    這樣看來,台灣天主教在禧年將盡之際,淨化記憶的公開認罪,另有她時辰上的意義,因為她將走進二十一世紀。其實除非如此,否則即使她將進入新世紀,也難做新福傳,因為她被舊的、沒有淨化的記憶壓制,以致無能表達出新的面貌、產生新的想像。由此可見,淨化記憶是禧年的「大赦」,但要求具備能回應「降生奧跡」的心靈。那些因此而「猶新」者應該是「新福傳、新希望」的參與者,甚至走出一條台灣教會二十一世紀的新道路,不在乎「文字」,而更出於「精神」。 

    為此,十二月十六日(星期六)大坪林「天下一家共融廣場」的淨化記憶,該是一個真實的象徵,本地教會追隨普世教會的首領,一起祈求寬恕;從此將能以「猶新」的記憶去寫歷史。


     

    台灣大事紀

     

    • 1624年 荷蘭人進入南台灣,建立殖民地。
    • 1626年 西班牙人殖民北台灣,1631年在淡水建立玫瑰聖母堂。
    • 1642年 荷蘭人揮軍北上將西班牙勢力逐出台灣。
    • 1661年 鄭成功攻佔台灣,1662年荷蘭人退出台灣。
    • 1664年 鄭經退守台灣並建立一獨立自主的「東寧王國」。
    • 1684年 清帝國正式將台灣併入版圖,頒佈渡台禁令,嚴格限制人民移民來台。
    • 1693年 台灣原住民在面對外族入侵及外力統治下,接受歸化及漢化。
    • 1786年 林爽文抗清事件,台灣移民族群只知原鄉的地方意識卻無法凝聚台灣意識,並協助清廷鎮壓林爽文,犧牲者賜「義民」封號並供奉在「褒忠義民廟」。
    • 1796年 吳沙帶領漢人流民進入蘭陽平原開墾。族群衝突開始凸顯-不穩定的移墾社會的特質。
    • 1860年 鴉片戰爭清廷戰敗,南京條約,台灣開港,西方基督宗教再度傳入台灣。
    • 1860年 西螺廖、李、鍾三姓大械鬥,是清代規模最大的一次分姓械鬥。
    • 1874年 牡丹社事件,台灣原住民從此成為帝國主義霸權和封建政權之間的犧牲者。
    • 1894年 甲午戰爭,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仕紳成立「台灣民主國」自救。
    • 1899年 台灣史上第一所正規醫學校-「台灣總督府醫學院」(台大醫學院前身)創立。
    • 1908年 台灣縱貫鐵路全線通車。
    • 1911年 阿里山登山鐵路竣工。
    • 1919年 台灣總督府制定「台灣教育令」-日本在台教育施行的法律依據。
    • 1920年 東京台灣留學生組成「新民會」,從事社會運動,「台灣青年」刊物對台灣島內部分知識份子有很大的啟蒙作用。
      台灣總督府重新改訂台灣行政區劃,並大幅度更改地名。「艋舺」改名「萬華」, 「打狗」改名「高雄」。
    • 1928年 「台灣工友總聯盟」成立,台灣的工運逐漸進入高潮。
    • 台灣共產黨在上海秘密成立,激化台灣的左翼運動。
    • 1930年 霧社事件,泰雅族人在長期受欺壓下,起來反抗。
    • 1935年 台灣首次地方選舉,台灣人民有史以來第一次行使投票權。
    • 1940年 日本要求台灣人改日本姓氏
    • 1941年 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開始在台實施募兵,繼而徵兵,展開台灣人悲慘的戰爭經驗。
    • 1945年二顆原子彈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國民政府接管台灣。
    • 1946年 國民政府大力推行「國語」運動。
    • 陳儀任台灣行政長官。
    • 1947年 大稻埕發生警民衝突,二二八事件發生。 3月8日 陳儀下令進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國軍增援部隊到達。 3月9日 警備總部下令台灣戒嚴,大屠殺開始。
      海外台灣獨立運動展開。
    • 1949年 國民黨政權轉至台灣,推行土地改革政策...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
    • 台灣進入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的陰霾,籠罩全台。
    • 台灣施行幣制改革(舊台幣四萬元換新台幣一元)。
    • 1948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古寧頭大戰
    • 1950年 陳儀在台北被處決
    • 1950年 韓戰爆發
    • 1951年 美援來了
    • 1953年 韓戰停戰
    • 1955年 孫立人事件
    • 1958年 台灣警備總部成立
    • 1958年 八二三砲戰
    • 1960年 一個新的反對黨-「中國民主黨」正開始醞釀著。
    • 1960年美援終止,在「獎勵投資條例」的推動下,台灣的經濟逐漸由進口替代政策,轉向勞力密集的出口外貿導向。
    • 1960年『自由中國』被查封,台籍人士組黨失敗,雷震遭判刑十年。
    • 1962年 台灣獨立聯盟事件,施明德等一八○人被捕。
    • 1964年 彭明敏、魏廷朝、謝聰敏遭逮捕。
    • 1965年 美軍介入越戰。
    • 1968年 九年義務教育。
    • 1969年 台灣少棒贏得世界少棒賽冠軍。
    • 1970年 台灣獨立聯盟成立。
    • 1970年 蔣經國五度訪美遭槍擊。
    • 1970年 保釣運動開始。
    • 1970年 謝聰敏、魏廷朝、李敖因叛亂罪被補。
    • 1971年 台灣退出聯合國。
    • 台灣留美學生在華府成立反共愛國聯盟,其中馬英九、張京育、關中、鄭心雄、魏鏞、趙少康等人,日後均成為政壇要角。
    • 1972年 蔣經國組閣,大量啟用台籍政治菁英,「本土化」的開始。
    • 1973年 「十大建設」開創台灣經濟奇蹟。
    • 1975年 蔣介石去世。
    • 1977年 「中壢事件」爆發。
    • 1977年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表(人權宣言),籲請政府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
      1978年 美國宣布與北京建交,與台灣斷交,且廢止共同防禦條約。台灣地區立法委員及國民大會代表選舉停辦。
    • 1979年 美麗島事件。
    • 1980年 林義雄滅門血案
    • 1984年 勞動基準法實施
    • 1984年 「台灣原住民族權力促進會」成立,原住民運動以組織化的型態就此展開。
    • 1985年 十信事件
    • 1986年 民主進步黨成立。
    • 1987年 台、澎地區解除戒嚴。
    • 1987年 開放大陸探親。
    • 1988年 報禁解除。
    • 1988年 蔣經國病逝,李登輝繼任總統,台灣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 1988年 「520農民請願示威」。
    • 1991年 動員戡亂時期終止,臨時條款廢止
    • 1991年 第一屆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全數退職。
    • 1992年 原住民族運動團體針對憲法的「原住民族條款」提出四項訴求:(1)山胞正名為原住民;(2)保障土地權;(3)設立部會級專責機構;(4)原住民自治等要求。
      「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成立,表明在台灣獨立建國的行列裡,「外省人」(即新住民)不該缺席。
    • 1993年 不滿李登輝路線的部分國民黨員另成立「新黨」。
    • 1994年 台灣省省長、台北市、高雄市市長選舉投票,宋楚瑜當選省長,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吳敦義當選高雄市長。
    • 1995年 中共宣佈一連八天向東海公海域進行地對地飛彈演習
    • 1996年 在中國飛彈試射的恫嚇下,台灣首次進行總統直接民選。
    • 1998年 台灣完成精省改革。
    • 1999年 李登輝總統提出「特殊兩國論」 。
    • 1999年 921集集大地震。
    • 2000年 第二屆民選總統,結果由民進黨陳水扁當選,台灣首次政黨輪替。
      行政院宣布核四停建,引發在野聯盟連署欲罷免總統。

     

     

     

    淨化記憶禱詞

     

    (一) 為一般的罪過

    (二) 在追求真理時,有時未能與百姓同行

    (三) 律法重於慈悲

    (四) 對教內手足常未能完全符合公義原則

    (五) 本位主義、各立山頭

    (六) 對原住民文化的忽視

    (七) 常屈服於世上的權勢

    (八) 社會工作上施捨的態度,未能同甘共苦

    結 束恭讀《默示錄》第二十一章第1節至第7節

     

    (一) 為一般的罪過

    言:

    主耶穌曾說過: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瑪五48 

    導 言:

    讓我們懇求天主,派遣聖神啟發我們能夠坦白認罪,真心悔改,使我們以真正「淨化記憶」的方式,謙虛地審視過去的罪過,看到自己缺乏真誠、虛偽不實的內在,以及時常言行不一,做出違反福音見證的惡表,而決意承諾要走上回頭改過的道路。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文:

    主、天主,聖子的血所常聖化的旅途中的教會,有些成員聖德非凡,光耀教會;也有些成員違背的旨意,否定我們所明認的信仰和神聖的福音。我們雖然對不忠,卻常以信實厚待我們。

    我們祈求的寬恕,並在慈憫的光照下,幫助我們勇敢真誠地面對自己,使我們能在所有的人面前,為作真實的見證,並活出心口如一、俯仰無愧的生命。以上所求,是靠我們的主基督。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二) 在追求真理時,有時未能與百姓同行

    言:

    耶穌曾要我們如同肢體彼此互相關照,因為「若是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都一同受苦;若是一個肢體蒙受尊榮,所有的肢體都一同歡樂。」(格前十二25b~26 

    言:

    讓我們懇求天主,幫助我們每一個人,注視著良善心謙的主基督,並坦白承認:我們在一些應努力維護真理的場域中,往往因為某些外在或內心的膽怯、畏縮或猶豫,而默不作聲;甚至視若無睹地縱容違反真理的行為橫行,在走向民主化的過程中,面對一些民主本質的現象,我們常是保持靜默,未能隨時活出當下先知的使命。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文:

    仁慈的父,我們感謝對我們始終如一的寵愛,並賜予我們邁向民主的旅程,使我們能獲享人性的尊嚴。然而我們有時卻未能勇敢的為的真理挺身作證,如:在民主化的過程中,不少人曾為此受到迫害、屈辱,多少時候民主結構偏向不義,這個聲音不斷向我們發出呼喊,但我們常未能及時以真理回應社會,甚至默許不公不義。

    為此,祈求寬恕我們,也祈求台灣社會原諒我們。並求繼續鼓勵我們堅持追求真理的決心,賜予我們勇氣打開胸懷,邁開步伐,在民主化的旅程中積極的參與,與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一起營建名實相符的民主、公義的社會。以上所求,是靠我們的主基督之名。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三) 律法重於慈悲

    言:

    天主在舊約時代曾透過依撒意亞先知說過:「請看我扶持的僕人,我心靈喜愛的所選者!我在他身上傾注了我的神,教他給萬民傳布真道。他不呼喊,不喧嚷,在街市上也聽不到他的聲音。破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熄的燈芯,他不吹滅;他將忠實地傳布真道。他不沮喪,也不失望,直到他在世上奠定了真道,因為海島都期待著他的教誨。」(依四二1~4

    言:

    讓我們懇求天主,使我們承認因為過於強調教條、墨守法規,忽略了天主的寬容慈悲,把重軛放在需要支持、憐憫的弟兄姐妹身上,扭曲了祂的面貌。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文:至慈悲的父,我們感謝,無論在個人、教會或人類歷史中,都沒有「按照我們的罪惡對待我們」(詠102:10,相反的,讓我們體驗到無限的慈愛。

    可是,在歷史中,由於我們過去因循律法,往往忽略了慈悲的必要,使得我們常以生活在法律的框架中為滿足,失去愛的能力;對軟弱、需要扶助的弟兄姐妹,包括我們自己,常以律法相求,加深他們的罪惡感,對天父的畏懼、及對「慈母」教會的疑慮。

    寬恕我們,並改變我們生硬的心,成為血肉的心,一切都為彰顯無限的慈悲。以上所求是因為的愛子之名,祂因愛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祂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阿們。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四) 對教內手足常未能完全符合公義原則

    言:

    聖保祿宗徒曾說過:「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我若有全備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若沒有愛,我什麼也不算。我若把我所有的財產全施捨了,我若捨身投火被焚;但我若沒有愛,為我毫無益處。」(格前十三1~3 

    言:

    讓我們懇求慈愛公義的天主,祂曾經使貧窮的人得到飽飫,被奴役的人得到釋放,我們在此誠心的懺悔:在宣揚福音喜訊的過程中,有很多人被召叫前來為祂服務,但我們有時忽略了這些同工也是天主所鍾愛的子女,視他們的服務為理所當然,為教會內這些不合乎正義的情況,我們向天上的父親認罪。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文:慈善公義的天父,藉著聖子耶穌基督,召叫我們成為的子女。但是,我們常常未能以體恤的心情,善待為服務的弟兄姊妹。

    求主寬恕我們有時在言語、態度或實質的待遇上,忽略了這些手足的需要,不論是精神或物質上,未能獲得合理的對待,以致受到歧視,剝削,甚至尊嚴被踐踏。

    主,祈求幫助我們,在心思念慮上更新、轉化,成為真正合乎正義與聖善的新人。因我們的主基督。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五) 本位主義、各立山頭

    言:

    主耶穌,在受難前,曾為我們祈求天父說:「父啊!願眾人都合而為一!願他們在我們內合而為一,就如禰在我內,我在禰內,為叫世界相信是禰派遣了我。我將禰賜給我的光榮賜給了他們,為叫他們合而為一。就如我們原為一體一樣。」(若十七21~22 

    言:

    讓我們懇求天主,幫助我們承認由於教會內各個團體過於將眼光、資源放在各自團體的發展和「事業」上,或堅持己見,無瑕顧及更多天主子民的需要,阻礙了天國的臨現。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文:

    主,耶穌,感謝的生命作為我們生命的典範,要我們隨時無所牽掛地放下一切為福音奔走,以福音及父的光榮為志業。可是,在我們的教會生活裡,我們卻在安逸中,汲汲營營於建立各自的事業,力求發展;在台灣社會快速變化的壓力下,我們擔憂的往往是事業的危機,而不是天國如何在我們當中臨現;某些度獻身生活的人也成了忙忙碌碌的「專業」人士,這一切都削弱了傳福音的力量。

    主耶穌,求寬恕我們,並解除我們的軛、復甦我們的心靈,使我們常能以自由、輕快的身心再出發,同心協力,走入人群,以生活為作見證。我們這樣求,因是我們的道路、真理和生命。阿們。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六) 對原住民文化的忽視

    言:

    耶穌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兄弟?…不拘是誰,凡遵行我在天之父的意旨,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瑪十二48~50

    言:

    寬厚仁慈的上主,請寬恕我們帶著偏狹的民族主義和文化的限制,而常常未能以基督全備的愛、對待教會內不同民族和文化背景的兄姐。尤其我們對這塊土地的原住民漠視與不夠尊重,常以社會優越心態傷害他們的尊嚴與文化。甚至讓一些兄姐傷心、跌倒。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文:

    仁慈的天主父,按照同一的肖像,造了不同人種。更派遣聖子救贖所有人類,同享救恩。

    我們卻違背的旨意,把人種區分階級,也輕忽漠視處於弱勢的兄弟姊妹。求寬恕我們有意無意的歧視態度,讓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在每位弟兄姐妹身上發現的肖像;欣賞每個人的可愛,體恤彼此的軟弱,使教會中抱怨和傷害日益消失,並能勇敢的以行動來撫平創傷。以上所求,是靠我們的主基督。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七) 常屈服於世上的權勢

    言:

    耶穌說:「我就是門,誰若經過我進來,必得安全;可以進,可以出,可以找著草場。…我來是為教他們獲得生命,且獲得更豐富的生命。我是善牧:善牧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若十9,10b~11

    言:

    讓我們懇求主基督,祂是我們生命的導師,求祂幫助我們坦白承認:在我們的信仰生活中,常常因為推卸責任、不肯多加思索反省,承擔自己身為今日基督信徒的使命,而一味地盲從某些並不十分符合福音精神的權威人士,遠超過對天主旨意的順服。

    同時教會內,仍有些殘留的父權主義思維,有時為行使權利的方便,否定了婦女經驗與智慧的價值,訂出一些歧視女性的倫理規範與實踐條文,並常難以放下身段,作聆聽交談與治癒的功課。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文:

    全能的天主,的聖子告訴我們應如何效法、愛慕,好能全心委順的指引。同時祂也聆聽最被蔑視的婦女,治癒她們,派遣她們,給予她們從未有過的尊重。

    然而,我們並未能真正按照在福音中的指示生活,反而屈服於世上的權勢,沒有認出來,甚至侵害了子民團體應有的情操與風骨。

    為此,我們懇求的寬恕、並求憐憫並接受我們的懺悔,幫助我們敢於追隨耶穌基督的精神及典範,並懂得如何互重互愛。以上所求,是靠我們的主基督。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八) 社會工作上施捨的態度,未能同甘共苦

    聖 言:

    主耶穌曾說過:「我所中意的齋戒,豈不是要人解除不義的鎖鍊,廢除軛上的繩索,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折斷所有的軛嗎?豈不是要人將食糧分給飢餓的人,將無地容身的貧窮人領到自己的屋裡,見到赤身露體的人給他衣穿,不要避開你的骨肉嗎?若這樣,你的光明將要射出,有如黎明,你的傷口將會迅速地復原;你的救援要走在你前面,上主的光榮要做你的後盾,那時,你如呼喊,上主必要俯允;你若哀求,他必答說:我在這裡!你若由你中間消除欺壓、指手畫腳的行為和虛偽的言談…那麼你的光明要在黑暗中升起,你的幽暗將如正午。」(依五八6~10) 

    導 言:

    讓我們祈求天主,在祂的聖神光照下,謙虛的承認我們的封閉,自視高人一等,未能進入民間,與窮人、弱勢族群、少數邊緣人相伴相隨,而活出基督信徒的生命,為此,我們向天上的慈父認罪讓我們為此靜默片刻。

    禱 文:

    慈悲的天父,我們感謝,賜予我們在這塊土地上做了不少的慈善服務與教育。除了慈善與教育,我們忽視不少與人民、大地、萬物同甘共苦的結合,我們常自以為清高或自滿,或只是活在聖堂、修院、彌撒的院牆中,未能打開心胸聆聽百姓萬物的吶喊,未能深入民間百姓的疾苦。

    慈愛的天父!祈求寬恕我們這種種的罪過,賜予我們悲天憫人的胸懷,與這塊土地、人、萬物一起營建希望的明天。因我們的主基督。

    眾 唱:上主啊,上主啊,求垂憐。

     

    結 束恭讀《默示錄》第二十一章第1節至第7節

    那時候,我看見了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與先前的地已不見了。我看見那 新耶路撒冷聖城,從天上由天主那裡降下,就如一位裝飾好迎接自己丈夫的新娘。我聽見由寶座那裡有一巨大聲音說:「這就是天主與人在的帳幕,他要同他們在一起;他們要作他的人民,他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天主;他要拭去他們眼上的一切淚痕;以後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有苦處,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

    那位坐在寶座上的說:「看,我已更新了一切。」又說:「你寫下來!因為這些都是可信而真實的。」他又給我說:「已完成了!我是「阿耳法」和「敖默加」:元始終末。

    我要把生命的水白白的賜給口渴的人喝。勝利者必要承受這些福分:我要作他的天主,他要作我的兒子。

    ∼ 以上是天主的聖訓

     

     

     

     

     

     

     

     

     

     

     

     

     

     

     

     

     

     

     

     

     

     

     

    法律法规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