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來台傳教壹百年簡史:1859~1959

 

第一章 台灣的概況

第一節 台灣的名稱
第二節 沿革
第三節 地勢
第四節 氣候
第五節 衛生
第六節 蕃族

回目錄

 

第一章 台灣的概況

 

台灣的文化,歷經五十一年長久時間的日本統治,及勝利光復,重歸祖國之後, 在政府勵精圖治的領導之下,經過了種種的精細計劃實施以來,可以說是非常的發達,對各方面皆有日新月異的進步,將成為眾口皆碑的我國南端樂園。回顧六十餘年以前往事歷歷在目,大有今昔隔世之感,此乃全島同胞其所週知的事實。

台灣的地勢,中央受一子餘方里的高山地所包圍,自成為一神仙境,經過數千年尚未見人跡的蒼蒼大密林,一面又是數千深尺之絕壁,且包容有雄大無比的金礦脈,宛如連接金龍包藏百萬的寶藏,再如在高山周綠的平坦如鏡的一千三百餘方里的耕田,一望無際黃色之稻浪,以及甘蔗的青波,自成西季不斷的天然穀倉。而且這個無限附富源,與年俱增的受開發,至今成為我國重要產業的一寶島。尤其對於教育施設來說,由理農醫科大學起,至高等學校各種專門學校及中等學校國民學校等設備之多,其中如國民學校,可說全島無處不建的狀態。再於衛生設施來說,由大學病院,赤十字病院起,全島各地的公私立病院,及各鄉鎮衛處所,法醫等數目之多,對患者而說絕無一點不安之感的存在。但是其中尚有不少國內外人士,以為台灣係一蠻煙瘴霧,惡疫流行及盜匪橫行,生蕃的馘首,猛歡毒蛇的巢窟,而視為危險的小島,實叫人痛心。茲於記述本史之先,筆者借此書一園之地,謹將台灣的概況介紹於後提供讀者諸賢作為參考以清眉目,并乞不吝教正是幸。

第一節 台灣的名稱

台灣的名稱,遠在明代周嬰遠遊編的東番記中稱為「台員」,考究其確實的起源,諸說紛紛不一, 如今尚無定論。其起源是當時居住台南,打狗(現在的高雄)一帶的土蕃,由我國渡海來至本島居住之時,初稱謂之派拉雁相斷改稱為台烏安,最後卒稱謂之台灣的說法比較尚屬可靠。

第二節 沿革

台灣的最初被世知道,雖屬近晚。但遠於明朝以前早已認定有其存在一說,又於惰書之中有:「大業三年」(即公元六十年),派朱寬赴台灣探險,同年再派陳陵遠征云云等之記載,但當時尚未歸入我國版圖之內,迨至公元一六二四年歸荷蘭領域時止,此其間台灣不過為當時橫行近海之海盜船之根據地,及少數商船之漂靠地而已。先此之前日本幕府足利氏之末葉,矢志之英雄豪傑西方蜂起,其不得志者進出海外,船頭上豎立書有八幡大菩薩之旗幟作為標記,在中國沿海一帶大勢活躍。當時日本之足利萬滿與明朝尚有邦交,切蓄意修睦聯歡互通款曲計劃通商貿易,故海寇猖獗之勢一時受挫。至日本足利萬持將軍時,與明朝斷絕邦交之後,日本浪人又死恢復燃東山再起專以台灣為根據地,自中國東海沿岸起至南洋一帶開始大勢活躍且到處為患。同時自稱為日本甲螺以台灣、澎湖鳥為巢穴,在中國沿海一帶之地區奸淫奪掠盡其能事,為所欲為。

註:明萬曆末年福建省人顏思齊者,與鄭成功之又鄭芝龍結夥,自稱日本甲螺而撫馴台灣,此外常劫奪福建廣東一帶沿岸,其勢不可當。顏思齊死後芝龍繼承其後業,又自稱為日本甲螺。但所云甲螺即頭之意。

當時之台灣陷於如此混亂之狀態中,所以日本幕府豐臣秀吉,亦趁火打劫遂于公元一五九三年遣貿易商人原田孫七朗,攜國書至台灣「當時稱為高山國」,命台灣同日本進貢稱臣,其結果并無反應。

於十六世紀歐洲各國只管志於瓜分東洋,如葡萄牙得澳門、西班牙獲呂宋島等。至公元一六○九年荷蘭脫離西班牙之管轄,獨立為一共和國之後,致力於通商航海,而在澳門為保權益之葡萄牙常出來加以阻撓,遂於公元一六二二年七月二十二日,荷蘭軍司令官科用捏柳司,黎律逾氏率領十六艘軍艦攻擊澳門。但結果荷蘭軍欺於明葡之聯軍,遂退至澎湖島,幸該島無軍事設備而被其佔領。及至明之總兵施德政以武力恫嚇,致荷軍無能為力而撤離該島,其後不久荷軍再率眾攻擊該島,歷戰八月終則明朝讓步與之訂約二章:(1)荷蘭軍撤棄澎湖島,(2)明朝對荷蘭軍之佔領台灣不得異議為條件,於公元一六三○年荷蘭軍在一鯤身(現之安平)建築砲台,並築一城稱為(熱蘭遮城)。再後之二十年復建不老蜜連接城(現台南市之赤嵌樓)為政廳。關于赤嵌樓之起因當時土人稱此處為赤坎而起。繼之荷蘭軍在台灣對一般之外國商人課以重稅,中有一日本商長崎人濱田彌兵衛氏,與城主諾逸氏談判,請准給住權而免課稅即遭拒絕,後來彌兵衛氏再汲率眾往見城主,並以武力恫嚇,終致達成願望而受免課稅之特評, 由此至公元一六三六年,日本德川家光將軍發佈封鎖罷,台灣始無日本人之足跡。

先此早期之公元一六二六年,西班牙人曾一度佔領台灣北部,於淡水建築一聖知亞我城而置一太守。其中之一太守色爾仁篤,遭約律氏在職之時,盡力致意於教育施設,並傳佈天主公教,致本教盛極一時,惜於公元一六四二年敗於荷蘭軍,同年八月不得已而撤離台灣。由此台灣盡歸於荷蘭人之獨佔,而極其專權唯利是圖,每年被榨取百萬餘元之鉅。至明朝永曆十五年,即公元一六六一年三月,明朝之遺臣鄭成功率舟師二萬伍千餘眾,由廈門出發經澎湖而攻台南。因重於利而疏軍備之荷軍發生動搖,終於戰敗,而死守熱蘭遮城,歷時七月,至無法輓回大勢而投降,繼之將台灣割鄭軍,而撤退至爪哇。

鄭成功自接管台灣之後,將熱蘭遮城改為安平鎮,不老蜜連接城改稱為承天府,稱台灣為東都,重整軍威,以期完成其反清復明之大志,詎料避難於緬甸(現之泰國)之明永曆帝,受其前臣吳三桂之弒死,惡耗傳來,致鄭成功氣憤而死。其子鄭經繼其遺志,改東都為寧府。於清康熙二十年公元一六八一年病死。後出鄭經之子克塽接父遺業,終康熙二十三年即公元一六八三年,被清將施琅攻破而投降,自鄭氏接管台灣先後共歷三世,計時二十七年而滅亡。此後台灣盡歸清朝之領土,雖在各種行政之組織下,設有治蕃拓殖之策,但查其歷史之全卷而言,自始至終可謂徒負虛名,而無其實。其後有日本屬地琉球人六十六名,於海上遇暴風而漂流至台灣南部,其中五十四名被牡丹蕃社(硯之甯K)殺害,當時日本政府曾向清朝要求賠償,但清政府置之不理而作罷。不久又有日本備中之船民遇風再漂流至該番社,但亦遭前次琉球人之同樣命運而被殺害,至此日本遂起討伐之師,而遠征台灣,終達其所願,計搜收賠償金五十萬兩而去。一方面於西歷一八四七年,法國將屬於中國之半屬國之安南,稱為法國保護國之故。於公元一八八○年清朝與法國發生糾紛,法國於是命其東洋艦隊侵略福州、台灣,並封鎖台澎海上。

註:現在基隆之邱用伯岸,是當時率領艦隊封鎖台灣之法國邱用伯提督之墓地,於日治時代每年由台灣總督府主持之下,集台北、基隆兩處之重要官民士紳等,並天主教教友於該處,舉行追思彌撤,為基隆市年中例行祭典之一。

不久當時之內閣倒閣,清、法和約談成,清朝承認安南為法國之領土,故於翌年五月法艦隊解除基隆、澎湖之封鎖,而過去之一切終告消失。其後清朝致意於台灣統治添置重兵,大事興建,致民眾之負擔大增,咸不滿其政,因之怨聲載道,時有即友濂起而攻擊劉銘傳之文明施設,旦為挽救當時財政危機,清廷遂終止各項施設而實施放寬政策,是以致悖德行為盛行各地。迨至清之光緒二十年即公元一八九四年,清日不睦而宣戰,干戈不息,終於翌年四月十七日,清朝戰敗遂於馬關(現日本之下關)訂立條約,將台灣割讓與日本,經歷五十有一年,至二次大戰後台灣重歸中國之版圖,以致有今日之隆盛。

第三節 地勢

台灣之位置--位於我國之東南,金門之西相距約一百六十浬左右,孤立於海上,係一蛾蛹型(如地瓜)之島。以基隆市之彭佳嶼為北端,以恆春之七星岩為最南端。總面績有二千二百三十二方里。屬偏於東之台灣中央山脈,蜿蜒連於南北,其中有海拔三、九五○公尺之玉山(日本稱新高山),歐人稱為毛利遜山,因歐人毛利遜氏,初航安平時(英商船亞利山大號船長之名)以其名而稱該山而起。受中央山脈所切斷之東部海岸與山脈之間,僅存一狹長之平原,但其西部是一望無際之田野,又有濁水溪,大肚溪、曾文溪、下淡水溪等穿流其間,海岸線極其單調,除高雄、基隆兩港之外,別無良港。氣候屬於亞熱帶,到處可見蒼蒼茂盛之熱帶植物,四季綠蔭,遍地紅花綠柳萬紫千紅堪可謂一四時皆春之樂園。溯至公元一五九○年,有一通過台灣海峽之葡萄牙航船上之水手,遙望本島而脫口嘆呼曰:「伊拉福爾摩沙」(即美麗之島之意),一般歐美人士皆稱之為福爾摩沙。

第四節 氣候

本島之氣候,非如一般內地同胞所想像之難受,夏季雖覺炎熱,冬季卻無酷寒。唯嘉義南約三浬之北回歸線以南之地,屬於亞熱帶區而溫度稍高,植物之種類少異而已。以外本島之溫度比之內地,白天堸疝聾妙伅﹞騆長,一年之中夏季較長,以溫度而說與內地大同少異。一年中最暑之時係七、八月其平均最高溫度是三一、五度至二七、六度,冬季最寒是在二月,其最低溫度為一三、二度,平均溫度一六、二度。

台灣本島常夏之地,於平地可說終生未見下雪或結冰,唯有一次之例外是在公元一九○一年二月十 一日,位於台北北方之錫口街下雪,斯時在新竹、宜蘭方面之水面曾經結冰,因係初次,致當地之老幼不知其為何物。但中央山脈之高峰,及北部之山頂等處,冬季見雪亦不為怪。

第五節 衛 生

本島之衛生施設,在日據以前,對環境衛生毫不重視,故今尚有人以為台灣係一充滿疫病之地,因其往昔是天花、麻刺利亞、赤痢,及其他流行病等極其猖獗。以日本足利朝之末葉,活躍於中國沿海之日本人,會在本島經二次病魔侵害,致死亡多人。又於公元一八九五年五月三十日,日本大將乃木將軍率軍登陸三貂角以來,至同年十月二十五日止,戰死者僅一百六十四名,負傷者五百十五名之外,唯死於流行病者,竟達四千六百四十二名,受治療而復元者五千二百四十六名,在台灣無法可送還日本者,竟達兩萬一千七百四十八名之鉅,因此台灣被當時之人士,稱為惡疫之根據地,而視為可畏之島。但自日本佔領台灣以後,致力於衛生設備,各都市之公私病院林立而興,至鄉鎮亦設有法醫及衛所之設立,且派醫師到處講解衛生常識,歷經共五十年左右改善環境,注重衛生,為使民眾減少無辜之死亡而奮鬥,及光復後諸凡醫療設備,更形進步,且醫科大學之成立,以致入才輩出,公私醫院普遍設立,更使民眾生命有所保障,比之往昔不啻有天壤之別。

第六節 蕃 族

在本島之蕃族,由其語言,風俗習慣而推,確屬於馬來系統,但其渡台之關係未詳。其風之初被介紹於世,係在七千八百年前,之後漢書及太平御覽等而起,又六朝之士沈瑩所著之臨海水土誌中尚有提及。由當時起至明後葉止統稱台灣為琉球。在臨海水土誌之一節尚記載:「其吃傲時皆相對蹲下,以竹筒粟酒而飲。歌聲如犬吠然。割得人頭時先取出其腦髓,剝其頭皮而只留頭骨,再之染以犬毛,如係敵人首級時,則將其繫于竹而插在十數丈之高台上示眾。後來由我中國沿海之民眾,渡台者漸多,致蕃族之部份漸受同化,部份不受同化者被迫遁入山地去。由此稱同化者為平埔蕃或者熟蕃,遁入山地者稱之為生蕃。但事實上熟蕃與生蕃係非同一種族。傳說之其自渡台之初即非同種族,但至今尚不能判其真偽。而於現今其語言習慣等,比之本省人無多大分別,往昔隆盛時有二十萬之眾,後受漢民族之強力壓迫而漸次衰微,大部份被包含在本省人中。至今大約有五萬餘人。此外尚有少數之化蕃,其皆不屬於熟蕃。生蕃之中,勉強稱為半熟蕃之特殊蕃族。尤其以杵歌馳名中外,即現住於水社(南投縣日月潭)之石印蕃為其後代。但往昔除居住於平地之漢族以外,俱統稱之為土蕃,其種族分為左列之七族:

一、泰耶魯族,一般稱之為北蕃,其起居範圍包括台北、新竹、台中、花蓮等各縣之山地,佔據有海拔一五○○至五五○○尺之高山上,性最野蠻,往昔常襲平地居民,並好割人之首級,經受數次之討伐而漸脫其弊風。原來泰耶魯人,其各蕃社之間除有男女老幼之自然階級之外,未有富貴、貧賤、門風等之人為階級。

二、賽薛族,居址在新竹南莊一帶之蕃族,往背屬族平埔蕃,後再合於泰耶魯族之一部份而生蕃化,但從無割取首級之風。本族對神之觀念因地而少異,但總而言之,在竹東方面者,信天地間有他愛之男與道愛之女神等二位神,在掌管宇宙間之萬物。

三、不順族:其居住範圍,北與泰耶魯族為界,南至台東縣知本間之一五○○至六○○○尺等之高山上,有稱之為高山蕃,其性與泰耶魯同,但同族間少有爭鬥,對外敵之來侵甚是團結抵抗。本族之宗教心極其單純,凡死者之靈皆為神,而只有善神與惡神而已,自己之祖先自然者等之靈皆為善神,而橫死者之靈皆為惡神。

四、朱歐族:其族散居於玉山以西阿里山以南之二五○○尺左右之高山。其中住於阿里山之一族,因通事吳鳳之犧牲起,改除割首級之惡習,並受清將數次討伐,及屢次之天花傳染,致流各山地而成今日之狀態。阿里蕃與簡仔霧蕃自古以武勇而馳名,現尚與不順蕃相對不下,其對神觀念極其複雜,述其概略,其族人以為宇宙間有無數視覺,聽覺不到處之神靈存在,其偉大者能施吉兇禍福,乃對之求輻避禍必能如願。

五、阿眉族:該族散居在花蓮台東縣沿海山地,自往昔常與漢族通商,故其文化水準比其他蕃族高,生活為務農經商且知節儉,其中有數萬財產者不少,現俱編入行政區內,與一般平地人同負課稅。本族之對神觀念各地而異,綜其大概約如左:

    1. 敬拜日月為司穀之神。
    2. 於天上有稱為都起亞之神,共分為九個社,專司世人之生死。
    3. 在西天有多數之麻拉豆神,在守護世人。

六、派灣族:此族散居於台東知本山至甯K一帶之拔海三五○○尺以下之山地,清治時代,常襲擊海船而殺盡船員,曾殺琉球人五十四名。於一九一○年前倘有割取首級弊風。此族之信仰可謂多神派,筆難言盡,大約分為善良之神,及凶惡之神等兩類,善良之神能賜與幸福,如農作物之豐收,狩獵之順利等,而凶惡之神專降災禍及疾病等。

七、耶眉族:本族住離台東之東南四十五浬,名稱為紅頭嶼即現在之蘭嶼孤島上,其性溫順自古無割首級之弊風。氣候可謂四季常夏之狀態,男人身無半絲掩體,僅有三百餘戶,人口約二千左右,而素不識煙酒之味,語言大部份混合馬來語,富於明朗性,雖屬蕃族,但與之共處,能與人愉快而無厭惡感。 尤其夕陽將墜臨水平線時,島上之少女集合於山邊,十餘名為一團,接手成一圓圈,一進一退,而共舞,且配合少女之歌聲,如怨如訴,使人聽之神往宛如置如夢境者然。在其島上之居民而無名譽心及任何慾望,唯有靜寂中度其自由平等之樂。在一九○三年有一美國輪船在此島附近觸礁,為救護乘客,但語言不通,兼形狀之異致乘客棄船而逃,致被誤會搶掠,曾受當時之日本憲兵討伐一次外,從來未有任何事故發生。本族對宗教之信仰極其單純,只信天上有一賞善罰惡之神存在,稱其名為普那撒。其等對此神非常敬畏,凡遇有與人立約或發誓時。必以手指天此呼其名為信守。此族男孩等常以土燒一偶像為戲。

以上所述之蕃族中,只有賽薛族、阿眉族與耶眉族等三蕃族,自往昔均無割人首級之弊。除高山蕃外其餘蕃族自日本佔領台灣之後,經屢次之討伐及撫育感化,已無此惡習。

 

[IMAGE] 回到主網頁

 

法律法规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