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望保祿二世頒布兩千年大禧年諭令

「降生奧蹟」

Incarnationis Mysterium

王愈榮主教譯

 

若望保祿主教,天主眾僕之僕,向所有走向第三個千年的信友祝禱健康,並給予宗座降福。

1.教會準備跨越第三個千年的門檻,瞻仰天主子降生的奧蹟。此時此刻我們更感到需要以聖保祿的讚美及感恩詩歌,作為我們自己的詩歌:「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和父受讚美!祂在天上,在基督內,以各種屬神的祝福,祝福了我們,因為祂於創世之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而無瑕疵的。又由於愛,按照自己旨意的決定,預定了我們藉著耶穌基督獲得義子的名分……祂在我們身上,賜與我們各種智慧和明達,為使我們知道,祂旨意的奧秘,是全照祂在愛子內所定的計畫:就是依照祂的措施,當時期一滿,就使天上和地上的萬有,總歸於基督元首」(弗一 3-5,9-10)。這幾句話清楚地指出,在耶穌基督身上,救恩史達到它的顛峰和最終的意義。在祂內,我們大家領受了「恩寵上加恩寵」(若一 16)與聖父和好了(參羅五 10;格後五 18)。耶穌在白冷的誕生,不僅是一件可以記述在過去的事件。事實上整個人類的歷史都與祂有關:我們的時代和世界的未來,都為祂的臨在而閃耀。祂是「生活的一位」(默一 4),「祂是今在、昔在及將來永在者」(默一 18)。在祂跟前,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都要屈膝叩拜,而一切唇舌要宣告祂是主(參斐二 10-11)。在與基督相遇中,每個人發現他自己生命的奧蹟(註一)。耶穌是超過一切人類希望正王的「新」,而祂世世代代永遠常新。天主聖子的降生,以及因祂的死亡和復活所完成的救恩,是評估一切現代發生的事,和使生活更合人性所作努力的真正標準。

2.兩千年大禧年快到了。從我的第一封「人類救主」通諭起,我就面向公元兩千年,唯一的目標是準備每一個人委順於聖神的工作(註二)。大禧年將在羅馬及世界所有個別教會中同步進行慶祝,同時將有兩個中心:一個是上智所選擇作為伯鐸繼承人聖座的城市,另一個是天主子降生成人,從名為瑪利亞的貞女取得肉軀(參路一 27)的地方─聖地。因此,大禧年不但要在羅馬也要在稱為「聖地」的地方,以同樣的尊嚴和意義來慶祝,因為聖地是耶穌誕生和死亡的地方。第一個基督徒團體在此出現的聖地,是天主將自己啟示給人類的地方。那是猶太民族的歷史特別標示的「福地」(許諾之地),同時也為伊斯蘭教徒所崇敬。希望大禧年有助於推進彼此的對話,直到有一天,我們大家——猶太人、基督徒及穆斯林(回教徒)——能在耶路撒冷互祝平安(註三)。

大禧年時期將強有力的措辭灌輸給我們,救恩的天主性教育法慣於以此語言引人悔改和補贖。這悔改和補贖是人治癒的開始和途徑,以及人發現靠自己的力量無法達到的必然條件:天主的友誼和恩寵,只有此超性生命能使人心的深切期望達到滿足。

第三個千年的來臨,促使基督徒團體舉起他們信仰的眼目,對宣報天主的國懷有新的願景。因此,在此特別時刻,我們必須更忠信地回到梵二大公會議的訓導,它對今日福傳的要求,在教會傳教工作上放射出新的光芒。在大公會議中,教會更深深地意識到她本身的奧蹟,以及主託付給她的使徒使命。這種覺悟使信者團體,生活在此世知道他們應該成為「人類社會的酵母和靈魂,使社會在基督內革新並改變為天主的家庭」(註四)。為有效達成此任務,教會應該保持合一並在共融的生活中成長(註五)。大禧年的即將來臨,提供這方面有力的激勵。

信友走向第三個千年的旅程,不應該被兩千年歷史負擔所可能帶來的困乏所壓倒。反而基督徒由於知道他們帶給世界真正的光明主基督,而感到更有活力。教會在宣報納匝肋的耶穌,真天主又是完全的人時,向所有的人展示人「天主化」以及更合乎人性的希望(註六)。這是一條能引領世界發現它自己的崇高召叫,以及在天主所完成的救恩中圓滿完成的道路。

3.為回應我的「第三個千年將臨之際」文告(註七),個別教會在這幾年準備千禧年中間,藉祈禱、教理講授及各類牧靈行動,準備好了這導引整個教會進入恩寵及使命的新時代的慶祝。大禧年的來臨,也在那些追尋有利標記,幫助他們分辨天主臨在我們時代中的跡象的人,引起極大的興趣。

大禧年的準備期,曾託付在至聖聖三的標記下:經由基督─在聖神內─到天主父那裡。在聖三的奧蹟中,信仰的旅程有其根源和終極目標,最後我們的眼目將永遠瞻仰天主的慈顏。在慶祝天主的降生時,我們凝視聖三的奧蹟。啟示父的納匝肋的耶穌,已滿足了隱藏在每個人心中要認識天主的願望。凡天主創造之手所密封保留的造物,以及古代先知所宣告的許諾,在基督的啟示裡都予公開(註八)。

耶穌啟示天主父「憐憫和慈愛」(雅五 11)的面容,藉派遣聖神,祂使愛的奧蹟,即聖三奧蹟讓人知道。是基督的聖神在教會和歷史中行動:我們應該聽從祂,為能認出新時代的記號,並使光榮的主再臨的期待,在信友的心中更有活力。因此聖年該是不斷地對至高天主聖三的讚美詩。對這一點,神學家聖國瑞,納祥的詩句對我們有幫助:

「光榮歸於天主父及子,宇宙的君王。光榮歸於聖神,聖三至聖,應受讚頌。聖三是唯一天主,祂創造並佈滿萬物:天空充滿天体,地上都是世間的造物,海洋、河川和泉源以及各種水族,由聖神賦予萬物生命,一切造物應該歌頌他賢明的造主,祂獨自給予生命並維持,一切生命活躍。最重要的是,讓有理性的受造常讚美欽崇祂偉大的君王和仁慈的父親」(註九)。

4.希望這首為聖子降生對聖三的讚美詩,由所有已經領過洗並對主耶穌有同一信仰的人,同聲歌頌。願大禧年的合一特色,成為不同的教會和教團的信友,特別在最近數十年中,已做旅程的具體記號。只有經由聆聽聖神,我們才能把自洗禮成為天主義子的恩寵,有形地顯示出完全的共融:我們都是唯一天父的子女。聖保祿宗徒挑戰性的召叫,今日再次為我們響起:「因為只有一個身體和一個聖神,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希望一樣。只有一個主,一個信德,一個洗禮,只有一個天主和眾人之父,祂超越眾人,貫通眾人,且在眾人之內」(弗四 4-6)。應用聖依內納的話來說:在接受了如天降雨露的天主聖言後,我們不可讓我們自己顯露給世界一副乾枯的面目;我們也無法強調是一個麵餅,假如我們不讓分散的麵粉,經由灑在我們身上的水,凝聚成一個(註十)。

每一次大禧年就像被邀赴婚禮。自世界各地的教會和教團,讓我們急速赴已準備好的婚禮;我們要帶著已使我們合一的一切,單是注視著基督,讓我們在合一中成長,那是聖神的果實。羅馬主教,身為伯鐸的繼承人,他現在的任務是,非常堅持地邀請大家來慶祝大禧年,為使基督信仰的中心奧蹟的第兩千年,可以經歷為和好的旅程,為所有指望基督和其教會的人是真正希望的標記,且是「與天主親密結合以及全人類團結」(註十一)的聖事。

5.大禧年喚起許多歷史性的記憶!我們可以回想一三○○年,當時為了回應羅馬人民的願望,教宗鮑尼法八世隆重地揭開了歷史上第一個大禧年。重拾古老的傳說,提供給在永城到聖伯鐸大殿朝聖的人「豐富的罪赦和寬宥」,教宗願意在這機會上,給予「不僅是更豐沛的罪赦,而是完全的赦免」(註十二)。從那時起,教會常慶祝大禧年,這是教會走向基督圓滿的旅程中的重要步伐。

歷史證明天主子民如何興奮地進入聖年,視之為更深切感受耶穌邀請他們悔改的時刻。在這長久的經歷中,也有過浮濫及誤解,但是真實的信德及誠懇的愛德的見證更是突出。聖斐理伯耐里對一五五○年大禧年所設立的「羅馬愛德站」是項代表型的見證,它是接待朝聖者的實在標記。有關大禧年的經驗,以及由於寬恕的恩寵在許多信友身上所產生的皈依成果,可以寫成長篇的聖德史。

6.在我擔任教宗職期間,我高興在一九八三年宣佈特殊禧年,因為人類的救贖已有一九五○年。救贖奧蹟在耶穌死亡和復活中完成,此奧蹟是天主子降生時所開始的事件的完成。因此即將來臨的禧年可以視為「大」禧年,而教會表示非常希望擁抱所有的信友,為能提供他們和好的喜樂。從整個教會將向聖父獻上讚頌和感恩的歌曲,祂因無比的愛,在基督內賜給我們成為「聖徒的同胞及天主的家人」(弗二 19)。在此大慶節中,我們熱誠邀請其他宗教的信徒分享我們的喜樂,對天主的信仰很遙遠的人也是如此。身為一個人類大家庭的兄弟姊妹,願我們能一起跨越新千禧年的門檻,這要求大家的努力和責任。

為我們信友來說,禧年將強調基督因祂的死亡和復活所完成的救贖。在此死亡後,任何人不能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參羅八 21-39),除非是由於他自己的錯。慈悲的恩寵給了每個人,使所有已經和好的人,也「因著祂的生命而得救」(羅五 10)。

因此,我命令公元兩千年的大禧年從一九九九年聖誕夜開始,在梵蒂岡聖伯鐸大殿開啟聖門,計劃在耶路撒冷和白利琠畛|行的開幕禮,以及在羅馬其他可敬大殿聖門開啟之前數小時舉行。在聖保祿大殿,聖門將在一月十八日星期二,為基督徒合一祈禱週開始時開啟,為凸顯此禧年的合一特點。

我也命令在個別教會中,禧年要在主耶穌誕生的至聖之日開幕,由教區主教在主教座堂主持隆 重的感恩祭禮,也可在共同座堂 (Co-Cathedral) 由主教指派一位主持此禮儀。因為開啟聖門的禮節,是梵蒂岡聖殿及其他可敬大殿所特有,在個別的教區所作的禧年開幕禮,可以先在一個聖堂作為遊行起站 (Statio),然後遊行至主教座堂,在起站根據「在個別教會舉行大禧年禮書」,舉行敬禮福音經書並誦讀本詔令的一部分。

希望一九九九年聖誕節,為每個人是一個充滿光明的節日,深切經驗恩寵和天主慈悲的前奏,直到二○○一年元月六日我主耶穌基督的主顯節禧年閉幕為止。望所有的信友回應天使的邀請,他們不斷地宣報「天主在天受光榮,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路 二14)。因此聖誕期將是聖年的跳動心臟,帶給教會的生活,為新福傳所要的聖神的豐沛恩惠。

7.在歷史的過程中,禧年的制定豐富地顯示出基督徒的宣信和促進他們熱心的記號。其中,首先是「朝聖」的觀念,它和人的情況相連,描述出人生猶如旅程,從出生到死亡,每個人的條件是「行者」(Homo Viator)的條件。聖經方面時常宣示出發走向聖地的特別意義。以前有一種傳統,以色列人朝聖到保留約櫃的城市,或是去貝特耳聖殿朝拜(參民廿 18),或去史羉,撒慕爾的母親亞納在那邊的祈禱獲得垂聽(參撒上一 3)。誠心服從法律,耶穌也同聖母和若瑟一起去聖城耶路撒冷朝聖(參路二 41)。教會的歷史是未完成的朝聖之旅的活報導。旅行到聖伯鐸及聖保祿的城市,到聖地,到奉獻給童貞瑪利亞及諸聖的古老和新的聖地:這是無數信友的目標,這樣他們找到虔誠的滋養。

朝聖一直是信友生活的主要部分,在不同時代採用不同的文化模式。朝聖提醒信友個人步武救主腳印的旅程:那是實行克苦、痛悔人性軟弱、不斷守衛本人的弱點、準備內心的改變。藉守夜、守齋和祈禱,朝聖者在基督徒的成全的道路上邁進,因天主聖寵的支持,努力「成為成年人,達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弗四 13)。

8.朝聖之外,有「聖門」的標記,第一次開啟聖門是一四二三年禧年在拉脫郎至聖救主大殿。聖門提醒每個基督徒被召,要達成從罪惡到恩寵的過程。耶穌說過:「我是門」(若十 7),為了讓人明瞭,除非經由祂,誰也不能來到父那裡。耶穌用在祂自己身上的這種稱呼,證明只有祂是父所派遣的救主的事實。只有一條路通往與天主共融生活的入口:就是耶穌,得救的唯一和絕對的道路。聖詠作者的話只能實在地應用在祂一人身上:「這是上主的門,只有義人才能進入」(詠一一八 20)。

把焦點放在門上,是為提示每個信友跨越門檻的責任。誇越此門是指要宣認耶穌基督是主;加強信耶穌,為了能度祂給予我們的新生命。作此決定,先要有選擇的自由以及放棄某些事物的勇氣,知道所得到的是天主性生命(參瑪十三 44-46)。是以這種精神,教宗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廿四日和廿五日之間,第一個經過聖門。在跨越門檻時,教宗要向教會和世界展示福音聖書,它是未來第三個千年的生命和希望的泉源。經過聖門,此聖門在千年末象徵性地更是寬敞(註十三),基督要帶領我們更深入教會——祂的身體和淨配。這樣我們看到伯宗徒的話如何富有意義,他寫說我們與基督結合後,我們猶如活石也被建立起來,「建成一座屬神的殿宇,成為一班聖潔的司祭,以奉獻中悅天主的屬神的祭品」(伯前二 5)。

9.另外一個特殊的是,信友們熟悉的標記是「大赦」,它是禧年的組成成分之一。大赦揭示聖父慈悲的圓滿,祂給予每個人祂的愛,優先表達在罪惡的寬恕上。平常,天主父經由懺悔及和好聖事賜予祂的寬赦(註十四)。事實上,自由而意識地向重罪投誠,使信友脫離和天主的恩寵生活,並使信友自外於成聖,他本被召成聖。教會從基督領受了因祂的名赦罪的權力,在世界上成為天主之愛的活的臨在,祂俯視每個人性的弱點,為接受它入祂慈悲的懷抱。正是藉教會的職務,天主在世界傾注慈悲,運用自非常古老的時代就叫做「大赦」的珍貴恩惠。

懺悔聖事提供罪人「悔改和恢復成義恩寵的新可能性」(註十五)是因基督的犧牲而獲得。罪人因而重新進入天主的生命並圓滿分享教會的生活。信友因告明他自己的罪,真正接受寬恕並能再次領受聖體,表示他又得到與聖父及其教會的共融。自初世紀起,教會一直深信,天主自由地賜予的寬恕,包含生活的真實改變,逐步消除內心的惡,我們生活方式的革新。聖事行動要和存在行為結合,真正滌除過失,這就是真正的懺悔。寬恕並不表示使這種存在進程成為多餘的,而是有它的意義,是被接受和歡迎。

與天主和好並不意味就沒有罪的持久後果,我們應該予以淨化。真是因為如此,大赦才是重要的,因為它是「天主慈悲的全部贈予」(註十六)的表示。由於大赦,悔改的罪人得到暫罰的赦免,罪依過失來說已得寬免,但應得暫罰。

10.因為罪冒犯天主的聖善和正義,並輕蔑天主本人和人的友情,罪有雙重的後果。首先,假如是重罪,它牽涉到與天主共融的剝奪,以及結果是排除在得永生之外。不過,對悔改的罪人,天主由於慈悲賜予重罪的寬恕,並赦免可能帶來的「永罰」。

第二,「所有的罪,即使是小罪,都促使人對受造物形成不健康的依戀,這種依戀不論在現世,抑或在死後,在稱為煉獄的狀態中,都必須予以淨化。這種煉淨解除罪的『暫罰』」(註十七),而這種補贖消除任何與天主圓滿共融,以及與個人的兄弟姊妹共融的阻礙。

啟示也教導我們,基督徒在悔改的路上不是單獨的。在基督內並藉著基督,他的生命與其他基督徒的生命,在奧體的超性結合中,由於奧妙的連繫而連在一起。這在信友之間建立起屬靈恩惠的美妙交換,因此一個人的聖德有益於他人,遠超過一個人的罪傷害到別人。有些人留下豐盛的愛,接受痛苦,充滿純潔和真理,這都與別人有關也支持他人。這是「替代」的事實,整個基督的奧蹟基於此。祂飽和的愛救我們大家。另外基督之愛的偉大是不讓我們被動地接受,而是吸引我們分擔祂救援的工作,尤其是祂的苦難。這是致哥羅森人書中有名的那一段所說:「在我的肉身上,為基督的身體——教會,補充基督的苦難所欠缺的」(一24)。

這端深刻的真理,在默示錄的一段文字中也絕妙地描述出,其中把教會描寫成穿著簡樸的白色細麻衣,華麗而潔白的精細麻衣的新娘。聖若望說:「這細麻衣就是聖徒的義行」(默十九 8)。的確,在聖徒的生活中,華麗的細麻衣要編織成為永生的長袍。

一切都來自基督,可是由於我們屬於祂,我們的一切也成了祂的,並且獲得治癒的德能。這就是所謂的「教會的寶庫」,那是聖徒們的善行。為得大赦所做的祈禱;是指進入此屬靈的共融,而使自己完全向別人開放。在屬靈的領域,人也不是單為自己生活。健全關心一個人靈魂的得救,是只有在關心別人的得救時,才能免除恐懼和自私。這是諸聖相通共融的事實,「替代生活」和祈禱的奧秘,也是與基督和祂的諸聖結合的方法。祂帶領我們,使我們可以和祂一起編織新人類的潔白長袍,那穿在基督的新娘身上的華麗細麻衣。

這端有關大赦的道理「首先教導離開主天主是何等憂苦(參耶二 19)。當信友們求得大赦時,了解靠他們自己的力量,無法使惡成為善,由於犯罪他們對自己和整個團體做了惡事,因此他們努力做得救的謙遜事功」(註十八)。此外,有關使信友和基督以及與別人結合的諸聖相通功的真理,啟示我們每個人如何能幫助別人——生者或死者——與天上的父更親密地相結合。

闡明了這些教理並詮釋了教會慈母般的結構,我命令在整個禧年期間,所有的信友,在適當地準備後,依照本詔令附件所有指示,可以豐富地應用大赦的恩典。

11.這些標記一直都是禧年的傳統慶祝中的一部分。當然天主子民不要忽視天主的慈悲在禧年中,可能有的其他標記。在我的「第三個千年將臨之際」的宗座文告中,我提出幾樣可以幫助大家更熱心善度禧年特殊恩寵的事(註十九)。我簡短地在此提出:

第一,「淨化記憶」的標記;它要求每個人勇敢而謙遜地,承認以基督徒名義曾經做過或在做的錯誤事情。

聖年依其本質是要我們悔改的時刻。這是耶穌宣道的第一句話,與準備相信連在一起是相當有意義的:「你們悔改並信從福音吧」(谷一 15)。基督所提出的命令,源自「時期已滿」(谷一 15)的事實。天主的時刻的圓滿,成了悔改的召喚,悔改主要是恩寵的效果。是聖神驅使我們「回頭」並看到回歸父家的需要(參路十五 17-20)。因此省察良心是生命中最決定性的時刻。它使每個人面對個人真實的生活。如此他發現他所做的,與他所定的理想有差距。

教會的歷史是成聖的歷史。新約強調這是受洗過的人的標記:他們是「聖者」,他們與世界分離,因為世界屬於惡勢力,他們奉獻自己崇敬唯一真天主。事實上,這種聖德不但在教會所認可的許多聖人和真福的生活上很明顯,也在眾多無名男士和女士的生活中彰顯,他們的人數無法估計(參默七 9)。他們的一生為福音的真理作證,並提供世界完美是可能的有形記號。不過得承認歷史也記錄對基督宗教構成反見證的事件。由於使我們彼此結合成奧體的關係,我們眾人,雖然本人沒有責任也不侵犯天主的判斷——只有祂知道每人的心——我們都擔負先人的錯誤及過失。同時我們,教會的子女,我們也犯了罪,並且阻止了基督的新娘閃耀她的美麗光彩。我們的罪曾阻礙了聖神在許多人心中工作。我們貧乏的信德,是表示許多人曾陷於冷漠,並且遠離了與基督真正的會晤。

身為伯鐸的繼承人,我要求教會在此慈悲之年,堅持自己從主所領受的聖德,跪在天主台前,並為她的子女過去和現在的罪祈求寬恕。人人都犯了罪,沒有人能在天主前聲言是正直的(參列上八 46)。讓我們沒有怕懼地再次說:「我們犯了罪」(耶三 25),但是我們要繼續地肯定「罪惡在那裡越多,恩寵在那裡也越格外豐富」(羅五 20)。

聖父為到祂跟前懺悔的罪人所保留的擁抱,將是我們謙卑承認自己的罪和別人的過錯的合理酬報,這種認錯是基於意識到結合基督奧體所有成員的深切關係。基督徒被邀在天主和因他們的行為而被得罪的人面前,承認他們所犯的錯。他們要不求任何回報地去做,但只是為「傾注在我們心中的天主的愛」(羅五 5)所強化。同時,也有不少公正的人確認過去及現在的歷史,也記錄許多對教會的子女排斥、不公和迫害的事件。

在此禧年,不要讓任何一個人被排斥在聖父的擁抱之外。不要讓任何一個人像福音比喻中的兄長,他拒絕回家慶祝(參路十五 25-30)。希望寬恕的喜樂比任何怨恨更強、更大。如此,新娘(教會)將在世界眼前,閃耀她來自天主恩寵的美麗和聖德。兩千年來,教會曾經是搖籃,聖母把耶穌放在其中間,並讓所有人民朝拜和瞻仰。希望新娘的謙遜,使她更顯耀感恩聖事的光榮和德能,這是在教會內舉行並珍藏的聖事。在祝聖過的麵餅和葡萄酒的標記下,已復活並受光榮的耶穌基督,萬邦的光明(參路 二32),啟示祂降生成人的琱[事實。祂繼續生活並實在我們中間,為了以祂的身體和血滋養信友們。

為此讓我們展望未來。慈悲的聖父不再計較我們真正痛悔的罪(參依三八 17)。祂現在做一些新的事,並因祂寬恕的愛,祂提前使新天新地到來。因此,為使在未來的千禧年的世界中,能重新致力於基督徒的見證,我們要使信德充電,望德增進,愛德更發揮力量。

12.天主慈悲在今日特別需要的標記,是「愛德」的標記,它使我們對窮人和被排斥的人的需要睜開眼睛。這種情況影響到社會的廣大領域,並將死亡的陰影投射在整個人民身上。人類面對新的奴役,比過去的奴役更陰險;而為那麼多人來說,自由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名詞。某些國家,特別是較貧窮的國家,為外債所壓迫,外債如此龐大,實際無法償還。因此,明顯的是不同語言、種族、國籍及宗教的人民之間的有效合作,不會有實在的進步。必須終止統治別人權力的濫用:此類濫用是有罪的、是不公義的。任何只關心在今世積聚財寶的人(參瑪六 19)「在天主前是不富裕的」(路十二 21)。

另外還需要創造國際間彼此承擔及合作的新文化,使大家,尤其是富裕的國家和私人機構,負責建立一種為大家都有利的經濟模式。不得再拖延了,使窮人拉匝祿能與富人坐在一起,分享同一酒席,不再被迫吃餐桌上掉下的殘物(參路十六 19-31)。極度貧困是暴力、悲情和舞弊的來源;要拔除它,必須行正義,也是和平的工作。

禧年是呼籲人們經由生活的改變而心靈皈依。是要大家記得不要把世物視為絕對的重要,因為它們不是天主,也不要過於重視人的統治或是主張統治,因為大地屬於天主,只屬於祂:「大地是我的,你們為我是旅客及寄居者」(肋廿五 23)。希望此恩慈之年感動那些手上握有世界人民命運者的心!

13.基督徒之愛的真理的標記是「殉道者的紀念」,它永琱ㄦ壑蚳鉿b今天特別強而有力。殉道者的見證不應被遺忘。他們是為了愛以犧牲自己的生命來宣講福音。殉道的人,尤其在我們今天,是偉大的愛的標記,它總括其他的一切價值。殉道者的生命反映基督在十字架所吐露的不尋常的話:「父啊,寬赦他們罷!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路廿三 34)。凡嚴正地考量自己基督徒聖召的信友,包括默示錄所說可能的殉道,不能將此排斥於個人生活的願景之外。基督降生以來兩千年,都為一直有的殉道者的見證所凸顯。

在這即將結束的這一世紀見到了很多殉道者,特別是由於納粹主義、共產主義,以及種族或族群的衝突。社會各階層的人,為了他們的信仰而受苦,為了忠於基督和教會付出了他們的血,或是勇敢地面對終年的坐牢和各種的匱乏,因為他們拒絕對成為無情獨裁政權的意識型態屈服。從心理觀點來看,殉道是對信仰的真理最有力的見證,因為信仰能給予最殘暴的死亡。一種人性的外貌,而且在最殘酷的迫害中顯示它的美。

在即將來臨的禧年,我們充滿了恩寵,可以帶著新的力量,向聖父高唱感恩詩說:「眾殉道者卻為你作證。」是的,這是那些「曾在羔羊的血中洗淨了自己的衣裳,使衣裳雪白者」(默七 14)的隊伍。為了這個理由,教會在世界各個角落,應該停泊在殉道者的見證上,並小心謹慎地保存他們的記念。願天主子民,由於每個時代、語言和國家的這些真正的鬥士的榜樣,能在信德上站穩後,完全有信心地跨越第三個千年的門檻。在信友們的心中,希望對他們殉道的讚賞,如果環境要求的話,靠天主的聖寵如果環境要求的話,轉為追隨他們榜樣的願望。

14.禧年的喜樂無法圓滿,假如我們不將目光轉向聖母,她為了完全服從父,誕生了為我們而成肉身的天主子。為瑪利亞來說,「分娩的時刻」發生在白利琚]路二 6),並且她充滿聖神產生了新造物的首生者。瑪利亞被召作天主之母,從貞女懷孕起,度過她母性的完美生活,在加爾瓦略山的十字架旁圓滿成功。因此,由於基督的絕妙恩惠,她也成了教會的母親,而且她把導向聖子的道路指引給每個人。

童貞瑪利亞、靜默的女子、喜愛聆聽者、委順於聖父之手者,她世世代代被稱為「有福」,因為她確認聖神在她身上所完成的奇事。天下萬國絕對不會厭倦於呼求慈悲的聖母,而一直會在她的庇蔭下找到保護。願曾與其聖子耶穌和其淨配若瑟赴天主聖殿朝聖的聖母,保護所有在此禧年朝聖者的腳步。並在未來的歲月中她屑於為基督徒強烈地轉禱,使他們得到豐富的恩寵和慈悲,當他們因救主誕生兩千年而感到高興之時。

願教會的讚頌,在聖神內,因主基督的救恩,升到天主父的臺前,於今世也直到永遠。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天主降生一九九八年、在職廿一年,十一月廿九日將臨期第一主日發自羅馬聖伯鐸大殿

註︰

(一)參梵二《現代》憲章22。

(二)參《人類救主》1︰宗座公報72(一九七九),258頁。

(三)參若望保祿二世《救贖年》牧函(一九八四年四月廿日)︰

   宗座公報76(一九八四),627頁。

(四)梵二《現代》40。

(五)參若望保祿二世《第三個千年將臨之際》(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十日),

   五),87(一九九28頁。36︰宗座公報

(六)參梵二《現代》41。

(七)同(五)39,54。

(八)參梵二《啟示》2及4。

(九)信理詩詞卅一,Hymnus Alias︰希臘教父37,510-511。

(十)參《反異端人》三︰希臘教父7,930。

(十一)梵二《教會》憲章1。

(十二)《Antiquoroum Habet》詔令(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羅馬詔令集三之2,94頁)。

(十三)參《第三個千年》牧函33。

(十四)參若望保祿二世《和好與懺悔》勸諭(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二日),

    28-34︰宗座公報77(一九八五)250-273頁。

(十五)《天主教要理》一四四六號。

(十六)若望保祿二世《打開大門歡迎救主》詔令(一九八三年一月六日)

    8︰宗座公報75(一九八三)98頁。

(十七)《天主教要理》一四七二號。

(十八)保祿六世《大赦教義》憲令(一九六七年一月一日),9︰宗座公報59。

(十九)參《第三個千年》牧函33、37、51號。


[IMAGE]回到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