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交談與合作

生活的交談
dialogue of life

行動的交談
dialogue of action

神學的交談
dialogue of theological exchange

宗教經驗的交談
dialogue of religious experience

 


以下文章為"SEDOS (Service of Documentation and Studies)" 網站中關於宗教交談議題部分。SEDOS為教會內八十餘個男女修會聯合組成,主席由男女修會總會長輪流擔任。關心議題包括 宗教交談、弱勢族群、貧窮等。

同在一起 滿懷希望

教廷致穆斯林《開齋節文告》

摘自香港公教報2813期

 

世界主要宗教之一的伊斯蘭教,是公元七世紀阿拉伯先知穆罕默德宣傳的宗教。阿拉伯語「伊斯蘭」意為「順從」,即伊斯蘭教的基本思想,謂信徒(稱穆斯林)以「順從唯一真主安拉的意志」為己任。

齋戒在伊斯蘭的教義中有其獨特的意義與形式。「齋戒」是伊斯蘭教的五項基本功課之一,是每個穆斯林的重要功課。中國穆斯林把「齋戒」稱之為「齋功、把齋、封齋」等。「齋戒」阿拉伯文稱「索姆」,有「戒除、斷絕」之意。在伊斯蘭教法中的含義是:「穆斯林虔誠舉意,因為安拉在白天自日出前至日落後,禁絕一切飲食和房事。」廣義來說,齋戒就是要淨化心靈。

封齋的具體日期在每年希吉萊曆(即伊斯蘭教曆)的九月,阿拉伯語叫「萊麥丹」月,而開始封齋和最後開齋的日子都以看見新月為依據。(香港公教報註)

親愛的穆斯林朋友:

  1. 在開齋節、結束齋月的時候,作為宗座宗教協談委員會主席,本人代全球天主教徒給你們表達最真切的祝福。
  2. 我們基督徒和穆斯林,聯同其他宗教信徒都是「尋找神的人」。聖詠,即「則不爾」(編按:亞拉伯語,伊斯蘭教視此為降給大衛的經典),把人類這個努力形容為尋求上主的儀容。「我的心時常在想:『你應該尋求他的儀容。』上主,我在尋求你的儀容。求你不要向我掩住你的臉面。」(詠26:8-9)信徒嘗試做的一切善工,包括祈禱、禁食、布施,都是由尋求天主這個標記而來的。這些善工是不斷皈依上主的表達。我們可以說,尋找神也是希望的標記。
  3. 在我們俗世、通往永琚]回教稱為後世)的朝聖路上,對上主的信靠啟迪、導引、堅固了我們;與此同時,望德激發我們內裡追求美善到來的渴求和期望,要是我們過信德和愛主、愛人類的生活,上主便會給我們這些賞報。
  4. 望德讓我們認識到存在世上的美善。這是聖工在人們心中的果實和記號。這裡有很多「希望的標記」:人際間、特別是對窮人和赤貧者的團結互助,對正義與和平的渴望,自願服務,對宗教的回歸,對人的尊嚴和由此而來的權利的醒覺,對環境的關注等等。我希望在此特別提出一個希望的標記,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也曾強調這標記,它就是宗教交談。
  5. 當家庭成員彼此不再傾談,要避開對方目光,不願見面,這是何等悲哀!當穆斯林和基督徒,兩者都是人類家庭的成員,彼此忽視,不再問安,或更糟的,互相爭拗,這是何等悲哀!與此同時,跟每一個人和平共處,大家相聚,分享快樂與憂愁,憂慮和希望,這是何等美麗!我們怎可不把信徒間的交談,特別是穆斯林和基督徒的交談,視作目前和日後的希望的標記。
  6. 擁有信德和望德的人,同時間也是務實的人,他們不會不顧現實中一切正面和負面的事。我們不能無視世上震動人心的危機:不同國家間的戰爭、內戰、不同形式的恐怖主義、不義(它不斷地使貧富的分歧拉遠)、饑餓、缺乏居處、失業——特別是青少年的失業、藥物問題、不道德和墮胎。這名單還可以數下去。縱使如此,那微小的希望的燈必須繼續明亮,照耀人類通往美好將來的道路。
  7. 基督徒和穆斯林,我們可以一起工作,給人類帶來更大的希望。我們必須先接受彼此的差異,在仁愛廣報世人的上主的目光之下,表現出互相尊重和真愛。我們被召叫建立「和平聯盟」,棄絕以暴力作為解決爭拗的方法。我們願意在世人面前,成為信靠上主的人,忠於人類、人的尊嚴和人的權權。這可使我們成為更可靠的信徒,而我們也將成為人類既有的希望的標記以外、額外的希望的標記。
  8. 親愛的穆斯林朋友,因著這精神,我要再一次為你們的開齋節致以最真切的祝福。

 

艾凌志(Francis Arinze)樞機

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主席

梵蒂岡城

 

 

懷 著 希 望  走 在 一 起

教廷致佛教徒1998衛塞節文告

摘自香港公教報2829期

衛塞節是南傳小乘佛教(源自印度、緬甸、斯里蘭卡)的慶節,慶祝佛祖的誕生、涅槃、成道,一九五零年起成為全球性的佛教慶節,節期在新曆五月內的初十五日、即今年的五月十日(對比在本港較為活躍的大乘佛教,其佛誕定於農曆四月八日,即今年新曆五月三日)(香港公教報註)

 

親愛的佛教朋友:

  1. 藉著衛塞節(Vesakh)這個紀念佛祖一生中幾個重要時刻的日子,本人謹以宗座宗教協談委員會主席的名義,代表全球各地天主教徒向你們致以祝福。
  2. 本人樂見佛教徒和天主教徒付出努力,在宗教經驗上互相交流,使雙方的交談清晰可見。佛教和天主教的信仰,皆著重「默觀的向度」。一九七九年至今,通過「修道院靈性交流計劃」及「修道院接待計劃」,不同修道傳統中、委身默觀生活的佛教徒和天主教徒得以走在一起,展開深入的交談。這努力確實值得嘉許。
  3. 雖然彼此對新生的理解各異,但對新生的期許,成為了我們對話的根源。對我們基督徒來說,新生只能在耶穌基督內尋找與發現。耶穌指示這道路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他不但訓誨我們不要報復,還要用善良戰勝邪惡。他說:「你們一向聽說過『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我卻對你們說:不要抵抗惡人;而且,若有人掌擊你的右頰,你把另一面也轉給他」(瑪5:38-39)。可敬的馬哈•哥沙納達(Maha Ghosananda)轉述佛祖的經義說:「若遭人欺負,別讓怒氣發作,只管說:『心別煩亂,別惡言相向;別心存奸詐,要以愛心保持友善。』」
  4. 希望使我們不致氣餒。若明白周遭有數不盡的「希望的記號」,我們便有能力重新開始。這些「希望的記號」是:這時代人與人之間、特別是與窮困和不幸者之間的分享和關懷;對公義與和平的渴求;志願服務;再次尋找超越的經驗;對人類尊嚴和人權的覺醒;對環境的關注等等。容我在此添加一個特殊的希望的記號,就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強調的:宗教交談。
  5. 抱希望的人同時是務實的人,他們不會對現實的種種光明面與陰暗面視而不見。我們不能掩眼不顧世上悲慘的危機:國際間的戰爭、內戰,形形式式的恐怖主義、導致貧富懸殊的不公義、餓餓、無家可歸、失業──青年失業的問題尤其嚴重、忽略了團結的全球化、沉重的外債、毒品問題、道德淪喪、墮胎。縱使這名單仍可數算下去,但希望的微弱燈光必定會永遠燃點下去,照亮前路、帶領人類通往更美好的未來。
  6. 我們天主教徒和佛教徒,儘管追求各自的精神道路,卻可攜手合作,為人類增添希望。但我們得先要接受彼此的差異,互相尊重,付出真愛。這使我們變得更加可信,並為人類多添一個希望的記號。
  7. 秉承這精神,容我再向你們、親愛的佛教朋友,在衛塞節這慶日致以祝福。

艾凌志(F. Arinze)樞機

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主席

梵蒂岡城

 


[IMAGE] 回到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