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移民和難民團結互助

教宗九八年世界移民日文告

取自香港公教報,1998-Nov-29
親愛的兄弟姊妹:

1.教會牧民上極其關注移民和難民潮日漸增強的情況,亦問自己這個現象的成因、 以及因著不同理由被逼離開家園的人士的獨特處境。 事實上,全球移民及難民今後的情況似乎會更見惡劣。 好些時候,暴力迫使某處地方的所有居民離開家園以避過不斷重演的殘暴行為; 更常見的,是赤貧和缺乏發展前景,令個人或家庭為了生存而長期流徙遠方, 並難以找到適當的款待。

很多計劃旨在減輕移民及難民的艱辛與苦痛。本人對投身這些工作的人士深表敬佩, 並由衷地鼓勵他們慷慨地繼續支持這些工作,克服過程中遇上的許多困難。 難民與移民除遇上與文化、社會,有時甚或與宗教障礙有關的問題外, 還有其他方面的困境,諸如失業問題,而向來是移民目的地的國家、 如今也受著失業困擾;家庭破碎;服務不周; 以及日常生活中他們面對的種種困難等。此外, 收容國唯恐這些「異鄉人」的數目隨著人口增長、 合法家庭團敘,地下經濟體系當中的非法招聘等情況而迅速增多, 從而威脅到自己的身分。當和諧而和平的融合落空,就會出現自我孤立、 與周遭環境關係緊張、自暴自棄的危機,導致負面後果甚或出現悲劇。 人們發現他們「比往昔更加分散,在言論上更見分歧,彼此間亦見分歧, 沒法取得共識與協議。」(《和好與懺悔》宗座勸諭13)

大眾傳媒能擔起重要角色,正面如是,負面亦然。對於「新來者」的問題, 大眾傳媒的活動能促進恰當的評價、更大的體諒,並驅走偏見和情緒化的反應; 反之,它們也可孕育出排外和敵對情緒,阻礙和損害恰當的民族融和。

2.上述問題給天主教團體帶來了逼切的挑戰, 而關注移民與難民問題經已是牧民優次之一。從這角度看, 世界移民日是反省從今以後如何有效地介入這類敏感的宗徒職務的好時機。

對基督徒而言,接納異鄉人並與他們分享互助,不僅是款待別人的人類職責, 還是忠於基督訓誨的具體要求。對信徒而言, 關心移民就意味著致力在個別天主教團體內,確保遠方來的弟兄姊妹擁有一個位置, 並為每個人的個人權利得到確認而努力。教會誠邀所有善心人作出貢獻, 讓人人都受尊重,並禁止有損人類尊嚴的歧視。教會的行動是以禱告作為維繫力量, 以福音為啟發,靠著其悠久經驗作導引。

教會團體的活動,對人民和國際社會的領袖,各機構以及與移民相關的不同組織來說, 都是一個鼓勵。教會專注人道工作,以訓導和見證來啟迪良知, 並鼓勵推行恰當的計劃、讓移民在個別社會之中找到安身之處,從而滿全其使命。

3.特別要說的是,教會明確地呼籲移民和難民基督徒不要與外界隔絕, 離開接納他們的教區或堂區的牧民生活,孤立自己。但與此同時, 教會也要求神職人員和信友警覺那些徹底異化他們、破壞他們特質的企圖; 教會情願鼓勵他們與這些兄弟姊妹逐步融和起來, 盡量借用他們的多元化來建造真正的、熱誠款待和提供支持的信友家庭。

為此,收容移民和難民的當地社區好應向他們提供渠道, 幫助他們積極地履行其責任。在這方面,獲指派專職照顧移民的神職人員, 要充當不同文化和思想的橋樑,這意味著他要自覺自己正滿全著一項真正的傳教職務, 「完全是基督親自降生取人性的榜樣,祂把自己和所接觸的那些人的社會文化環境聯繫在一起」 (梵二《教會傳教工作法令》10)。

此外,這種為著移民的使徒工作事實上有時會惹來猜疑甚或敵視, 但這不應該成為放棄追求團結與人類進步的藉口。耶穌提出的要求: 「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瑪25:35)在任何場合皆發揮著力量, 並挑戰著那些有意步隨耶穌足印者的良心。對信徒而言,接納他人不僅是慈善心驅使, 也不僅是關懷友伴的天性使然。那意義要深遠得多,因為他知道不論遇上任何人, 就是遇上了基督,基督期望在我們的兄弟姊妹身上得到愛和服侍, 特別在那些最窮困和最有需要的人身上。

4.耶穌,天父獨生、聖言成了血肉的聖子,乃天主與人團結一起的活生生聖像。 「他本是富有的,為了你們卻成了貧困的,好使你們因著他的貧困而成為富有的。」 (格後8:9)只有真正關懷別人的基督徒團體,才會歡迎和秉承耶穌被釘死於十字架前夕、 在樓房傳授給門徒的話:「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若13:34)救世主所要求的, 是捨己為人、不求回報和無私的愛。

在這方面,聖雅各伯寫給「散居的十二支派」的話,就顯得是最有先見的, 收信人大抵是猶太基督徒,他們當時散居希臘羅馬各地。聖雅各伯說: 「我的兄弟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德,卻沒有行為,有甚麼益處? 難道這信德能救他嗎?假設有兄弟姊妹赤身露體,且缺少日用糧, 即使你們中有人給他們說:『你們平安去罷!穿得暖暖的,吃得飽飽的!』 卻不給他們身體所必需的,有甚麼益處呢?信德也是這樣:若沒有行為, 自身便是死的。」(雅2:14-17)

5.本人樂於在此提出一個宗徒的卓越典範、 他以生活和先知的方式來見證基督對移民的愛。本人要談及的, 是本人今天(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九日樂於替他主持冊封真福禮的經查理 (John Baptist Scalabrini)主教。

上世紀末,大批人離開歐洲遷往新世界,他深受感動, 並清楚看到需要透過適當的社會輔助網絡、給他們提供牧民照顧。 有見及此,他成立了傳教會(Congregation of the Missionaries)和聖嘉祿女傳教會(Missionary Sisters of St. Charles ),這反映了他銳利的屬靈洞見和有力而務實的觸覺。 他又極力支持訂定法律上和體制上的措施,使移民得到人道和法律的保障, 免受種種剝削。

在今天的絕對迥異的社會處境中,Scalabrini主教的屬靈兒女、還有其後加入、 由平信徒組成的經查理傳教會(Lay Scalabrinian Missionaries), 都繼承了同樣的神恩,繼續見證基督對移民的愛,向他們傳揚福音、 普世的救贖信息。願經查理的榜樣和轉禱, 成為全球各地投身移民與難民工作者的支持力量。

6.在這需求甚殷而複雜的範疇中,若要給出具體的基督見證,關鍵是要 「重新欣賞聖神是在歷史過程中建立天主之國, 並預備它在耶穌基督內圓滿彰顯的那一位。」(《第三個千年將臨之際》45 )。

我們怎能忘記一九九八是奉獻給聖神的一年?聖神的角色, 在聖神降臨日以非比尋常、有效的方法啟示出來。 本人在第十六屆世界和平日文告中這樣寫: 「聖神使主的首批門徒超越語言差異,在兄弟情誼中重新發現通往和平的康莊大道」 。(《羅馬觀察報》英文版1982年12月27日)

在古時的巴貝耳,自尊自大拆散了人類家庭的團結。 五旬節的聖神以其恩寵醫治這失落的團結,並按天主聖三的結合、 即不可分割而團結的神聖本質中存在著三個不同的位格,以此為重建團結的模範。 人人聽到聖神降臨門徒身上、門徒都說自己的方言,他們驚訝奇怪(參宗2:7-11 )。過往一如今天,聆聽的一致,無損文化的多元化, 因為「每種文化都是思索世界、特別是人類奧蹟的努力成果: 它是表達人類生命超性層次的方式」。在「所有辨別個人和民族的差異」之上, 「有著人類基本的共通處。因為不同文化不過是面對個人存在意義問題時的不同方式」。 (1995年10月5日第五十屆聯合國大會發言;《羅馬觀察報》英文版1995 年10月11日)

因此,聖神年懇請信友更深入地生活出超性德行中的望德, 望德給予他們堅固而深刻的動力,讓他們投身於新福傳當中, 並幫助來自不同國家與文化的人,他們都期望得到我們的協助、 以發揮出他們的人類潛能。

7.傳福音,就是要解釋我們心中所懷希望的理由(參伯前3:15)。 在這個責任上,最初傳福音的基督徒雖屬社會上的少數派, 但他們都勇敢地開展這事業。藉著聖神逐漸使他們變得敢言, 他們坦誠地見證了自己的信仰。今天亦然,「基督信友被邀, 以更新對天國終將來臨的希望,來準備第三個千年開始的大禧年, 並在心中,在所屬基督徒團體內,在個別社區裡,以及在世界歷史之中, 每日作準備。」(《第三個千年將臨之際》46

人類遷移的現象,喚起了腦海中教會的確切形象,就是世上朝聖、 旅途中痡`走向天國家園的人民。儘管這路存在著無盡艱辛, 它卻提醒我們未來世界的憧憬,它促使我們改變現況、 讓現況免於不公義和壓迫,這是為了與天主相遇、那是所有人的終極目標。

我把基督徒團體對移民與難民這宗徒工作的委身,交託給「瑪利亞, 她因聖神的德能孕育了降生成人的聖言,因此,在她一生之中, 讓她自己為其內在的動力所引導……瑪利亞完美地表達了雅威貧弱者的渴望, 並且為那些將自己全心託靠給天主許諾的人,樹立一個輝煌的典範」(同上,48) 。願她以慈母的關懷,陪伴所有從事移民與難民工作的人; 願她替那些不得不離開家園與至愛的人抹乾淚水,慰藉他們。

願所有人藉著本人的祝福得到舒慰。

若望保祿二世


[IMAGE] 回到主網頁